演讲稿:难忘的青春岁月


    难忘的青春岁月 口述:*** 整理:***林业局 延长才 *** 踏着青春的脚步,和着时代的节拍,在上山下乡接受再教育的浪潮中,我和***林业局六八届全体毕业生走进了一个叫做**的村庄。那是一个终身难忘的日子---1968年10月17日。 激动时刻 上午八九点钟,我们六八届全体毕业生集合在***林业局影剧院门前。一番领导讲话之后,我们便告别家乡和亲人踏上了开往长春方向的火车。听着隆隆的车轮声,大家都很兴奋的猜测着:我们要去哪儿?没想到火车刚刚向前走了两站地,就有人通知我们下车了。我们班的同学按照要求分别爬上了两辆大卡车。一会儿,汽车载着我们,又向什么地方驶去。晃晃悠悠的卡车上,我们豪情满怀,一路唱着歌。但终究免不了对家乡亲人及校园的不舍。 没觉得走太长时间,汽车就把我们卸载一个叫双河的地方,这是公社所在地。因为联系上有点问题,让我们在这里等待。同时,我们班五十多名同学又被重新分成三个组。过了很久,领队老师终于带来了准确信息,我们的目的地是**大队。另外两组去别的地方。同窗九年,在此含泪告别。 已是下午时分,从公社所在地出发。我们举着旗帜,背着军用书包,带着极其简单的行李,一路步行。经过别人的指点,我们趟过一条冰凉刺骨的河,**屯便展现在我们面前。 眼前是一大片平平展展的稻田,成熟的稻穗在太阳下泛着金黄。一面面红旗插在田埂上,迎风招展。分散在稻田里的社员们正挥舞着镰刀享受着金秋带来的收获。 村庄就坐落在这片稻田的前面。几缕炊烟袅袅升腾,在远山的衬托下,轮廓特别清晰。太美了!这静谧的山村,热火朝天的劳动场面,简直就是一幅完美的画卷。画卷中有动有静,风格迥异,却浑然一体,真是奇妙无比。 我们沿着田埂向前走。走在最前面的同学,双手捧着毛主席像,我们的旗子也迎风呼呼作响。**离我们越来越近了。走着,走着,突然一个令人激动的场面出现了。“知识青年来了!”不知是谁先发现了我们,社员们一下子从四面八方涌来,高呼口号欢迎我们。那些正在收割的劳动大军立刻变成了欢迎的队伍,他们簇拥着,一直把我们送到了大队部。 大家走累了,便坐在凳子上休息,交流着这一路的感受。此时我们最大的感受就是太饿了。 不知又过了多久,也忘记了是谁把我们带到了一户社员家。从外面看,这是一间很整齐的草房。我们一进屋,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米香。只见宽敞的里屋,南北炕上分别放了两张大桌子。桌上一些大白瓷碗盛满了金灿灿的玉米碴子粥,其中还点缀着带花点的大豆儿,单是那粘稠的米汤,就着实让人垂涎。18名男女同学分别围坐在两张桌子的四周。我们午饭都没吃,尽管此时饥饿难耐,但还是很守规矩的等到老师宣布开饭。 这一开饭可就热闹了,早已饥肠辘辘的同学们,在家几乎没有吃过当年的新粮,刚进屋时闻到香味就忍不住吞口水了,终于盼到开饭,也就什么都不顾忌了。一时间,屋里只有呼噜呼噜的吃饭声。太香了,从来没吃过这么好的新米饭!不论男生还是女生,一大碗热乎乎的苞米碴子粥一会就吃完了,社员们为了盛饭方便,干脆就用大水桶装粥,拎到炕上让我们自己盛。平时饭量少的女同学都吃了第二碗,可肚子饱了嘴还馋,男同学就更甭说了。房主赵大娘看我们狼吞虎咽的吃相,忍不住笑着说:“孩子们,到农村来没什么好吃的,大碴子有的是。晚上别吃太多了,千万别撑坏了。”大家这时才纷纷撂下筷子。 晚上我们三三俩俩的暂时被分配到社员家居住。躺在热炕上一时难以入睡,一天的经历就像影片一样,在脑海里浮现。走进**所见的热烈场面及热情而朴实的社员们给我们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至于我们是来落户,还是短期锻炼,十六七岁的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我们的知青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第一次出工 下乡的地方,离我们的家乡不太远,但在记忆中,似乎从来没听过“**”这个村名。我们满怀激情下乡的第二天早晨,谢绝了队干部和社员们的劝阻,便投入到了热火朝天的秋收劳动中。 吃过早饭,随着生产队长“出工啦!”的喊声,社员们很快从各家各户聚拢过来。同学们带着从社员家借来的镰刀,和他们一起走出村庄,向与我们来时相反方向的一大片稻田地走去,我和同学边走边谈论着,处处感到新鲜。村外都是田地,山坡上是旱田,坡下平坦的地方是水田。只是我们走的这条路,把大片水田地分隔开了。右边山坡下那片面积小些,紧靠着路边的田埂却高出道路许多。为平整这片土地得花多少时间和劳力啊!心中不禁发出一阵感叹。左边便是一马平川的大片水田地。放眼望去,块块相连,一片金黄。整个村子都在它的环抱之中。有多大面积,我可说不清楚。社员告诉我们:**大队朝汉共六个生产队,好地孬地均摊。自然,这应该是块好地。 到了目的地,生产队长作了简短的讲话。只记得要求我们爱惜粮食,注意安全,完成任务。并用手指着我们向其中一位男青年说了些什么就走了。这时我才发现,来到这里的都是年轻人,难怪刚出村庄时有一帮人向别处走了,原来是另有分工啊。 经人介绍,那位男青年是民兵排长。按照他的指点,大家在田埂下拉开距离,一字排开,劳动开始了。水稻没少看过,但从来没割过。只好学着村里青年的样子,弯腰干起来。他们热情地告诉我们怎样握住水稻根部,割下来后,要将稻穗向上甩一下,以免沉甸甸的稻穗捆起来后窝在稻草里,脱粒时浪费掉。还告诉我们镰刀的正确拿法,小心割伤自己。 村里青年们甩开镰刀唰唰地割着,你追我赶,速度惊人。割下的稻子整齐的在他们身后平铺开。我们也憨足了力气干起来。无论怎样使劲儿,也赶不上人家,不一会就被甩在后面。我们几个年纪小的就更不用说了。此时此刻能听见的,除了唰唰的割稻声,就是自己呼哧呼哧的喘气声。东北十月中旬己经很冷,我们踩着满地的冰碴和霜花割稻,身上出汗,脚底冰凉。我的天啊,累死我啦!这就是我的“知青”生活?难道往后的日子就这样度过吗? “歇气儿啦!”民兵排长高喊一声。“歇气儿”?只见村里青年们停止了收割,有的站着,有的坐在割倒的稻子上。不用问也明白了---体息。巴不得呢!他们有的抽烟,有的喝水,再看看我的同学们,各个都快累闪架子了,一屁股坐在割倒的稻子上,只顾喘着粗气,一句话都不想说。我想,置身于这么具体的环境,他们心里也一定会有深深的感触。那颗“火红的心”除了“激烈地跳动”外,也一定在想着什么。或许在感叹“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诗句的精辟;或许在思念远方隔山隔水的爸爸妈妈;或许在憧憬“广阔天地”的美好未来;或许······ 刚才那火热的场面一下子静了下来。“这么坐着多没意思,活跃一下吧!”过了一会,民兵排长站起来说。他的话音刚落,另一男青年立刻喊道:“排长带头来一个吧!”他丝毫没推辞,亮开嗓门唱了起来。他落落大方,自然洒脱。边唱边舞着手臂,让我们看到了他性格中活泼且幽默的一面。歌唱得还真不错。大家纷纷拍起手来。他歌声刚落,又顺手拉起身边的人。就这样,你唱一个我唱一个,气氛特别活跃。他们似乎谁也不觉累,谁也不惧在众人面前唱歌。我们却只是坐在那里体息和欣赏。就这样,我们认识了他们,知道了一些人的名字,知道这些农村青年不但干活是好手,而且能歌善舞。还知道在这儿干活的人都是基干民兵,都是秋收的突击队员。 休息一会,劳动又开始了。这时劳动进程特别快,我们似乎也摸到了点门道。速度也快了一些。突然,一个女同学不小心割破了手,鲜血立刻流了出来,我们急忙围了上去,只见村里一男青年从兜里掏出一条干的手绢儿,让她包手。我们心存感激,但他们却有人起了哄。当然,只是玩笑而已。 也许熟悉了一些,也许原本就是性格所致。他们一边劳动一边唱歌,唱着大家熟悉的老歌曲。最可乐的是,他们居然用一些戏剧曲调即兴编词互相打趣。一边劳动,一边唱歌,欢乐的气氛冲淡了劳动中你追我赶的紧张气氛,似平也减轻了我们的疲劳程度。一上午的劳动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因为离村子不远。中午回家吃饭。下午的劳动依然充满了欢乐。当然,最突出的感觉还是一个字---累。 第一天出工,看到了**村的自然环境,深切地体会了劳动的艰辛,认识了村里的一群年轻人。确切的说:是他们勤劳能干、淳朴友善的品质和活泼乐观的性格感染了我,使我庆幸分到了这样一个除了劳动外,还有着精神享受的地方,增强了我对“知青”生活的勇气和信心。 意外收获 1969年的冬天可真冷。一天,吃过早饭后,我们集体户的十四名同学,每人贴身带着一张大饼,去山上割柴。 户长带着我们翻过了几个山包,来到了一个榛柴棵子比较多的地方。入冬后的第一场雪虽然不太厚,但足以没过脚面,一踩一个脚窝。嗖嗖的西北风像刀子一样割在脸上。枯黄的落叶在雪地上撒着欢,打着滚。枝上的枯叶发出沙沙的响声。好冷啊!同学们在雪地里蹦跳着。帽子和围巾靠近嘴巴的地方都结了一层厚厚的白霜。 “快点干吧,不然就得冻死了!”不知是谁说了一句。于是,大家在一个朝阳坡上,各自选好地方,开始割柴。虽说我们都不太会干,但劲头十足。出了一会蛮力就累出汗了。我们四个女生在一个山包上,相距不太远,可干着干着,两名女生就和我们拉开了距离,向山背面割去。听社员们说,这一带山里没什么害人的动物。但谁也不能保证没有饥肠的野兽为觅食而从这路过,我害怕出事,劝她不要走远,她俩就在离我不太远的地方干了起来。我们一边割一边捆,干得热火朝天。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远处传来两名女生尖细的呼叫声。发生了什么事?我的心骤然紧缩起来,急忙向她们那边看去。我眼近视,看不太清楚。只能看见俩人都好像弯着腰在那里。她们仍然大声呼喊着。我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儿。急忙向山坡下的男生们大喊起来:“快点来啊,她们那边不知怎么了!快点,快点!”边喊边向那边跑去。紧张得两条腿都不太听使唤了。男生们真是好样的!听到了我的喊声,举着镰刀、砍刀,在雪地上跳着窜着。嘴里高喊着:“冲啊!”飞一般地向那边跑去。那架势,就像林海雪原中冲向座山雕老窝的勇士。只是武器土了点,服装也不太统一。 我们气喘吁吁地跑到那边。大家仔细一看,她们俩居然发现了一只狍子。只见狍子卧在那里,一条前腿关节处出了很多血,雪地上一片殷红。两位女生一人拽着一条狍子腿,手微微地颤抖着,显然是受到了惊吓。见大家都围过来了,才把手松开。原来她俩在割柴时,无意中发现了一个黄黄的的东西卧在不远处。她们登时吓坏了,以为碰到了什么野兽。 屏住呼吸观察了一会,发现它居然一动不动,腿上还流了很多血。想喊人上来,又怕惊动它。仗着胆子往前走了几步,觉得好像是只狍子。她们激动了:这么好的美味怎么能让它跑了呢!于是握着镰刀慢慢地凑了过去。走到跟前,飞快地扑过去,直到一人拽住一条胞子腿,才向我们呼喊。其实,这是一只受伤后已经冻死的孢子,尽管如此,两名女生也够了不起的。为了大家,他们表现得多么勇政啊!那可是在大山里! 看着眼前的狍子,兴奋得谁都无心割柴。原本一天的劳动,半天就结束了,我站在雪地里啃着冰冷的大饼,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开心地谈笑着。男生们用绳子将狍子的四条腿捆好,砍了一根粗棍抬着,沿着山路往家走。他们一边走一边唱若《打靶歌》,一直唱到村里。惹来了不少村民看热闹。 我们好长时间没吃肉了,狍子肉炖萝卜块,一人一碗。我们吃得个那香!还为探家的同学留了一碗呢。吃了肉,皮也得派上用场,把它留给男生出民工用。 上山割柴,没想到捡了个狍子。这真是意外的收获。更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在突发状况面前,我的同学---充其量就是一群大孩子们,各个表现得那么勇敢无畏。使我更深切地了解了他们。 重回** 10月17日,对我们来说绝非一个普通的日子,因为40年前的这一天,我和我的同学们改变了人生戏剧的角色---从一个单纯甚至幼稚的中学生一下子变成了“知青”。 2008年10月17日,我们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回到了阔别40年的第二故乡---**屯。 汽车载着我们前行,**离我们越来越近了,望着窗外那山,那水,那村庄,触景生情,感慨万千。这里记录了我们或得或失的成长经历。时光荏苒,时过境迁,但许多事仍历历在目。40的年变化,虽谈不上天翻地覆,但也让人着实感到了新农村的崭新面貌。 进村了,一些人早已等候在那里。我们迫不及待地跳下车,仔细地辨认着对方的面孔,大家亲切地握手,互致问候。当年“老贫协”家的李大娘站在最前面。她老人家似乎没多大变化,身体是那样的硬朗。赵大娘一家都来了。看着这两位80多岁的老人家及乡亲们,我的眼泪登时流了出来。40年前,到**的第一顿饭,就安排在赵大娘家,加了大花豆的新玉米碴子粥就着咸菜,我们吃的那个香啊。 走进村子,我极力搜寻着过去的记忆。平坦的水泥路延伸到各家各户,村民几乎都盖了新房。我们的“家”,早已被社员时尚的新房所代替。旧时的模样早已不见踪影。          赵大娘家已不是过去那间草房。大大的院落,敞亮的房屋,院里的一个角落还养着几只大白鹅,见来了生人,它们便伸长脖子叫了起来。 刚一进屋,我们就感到了主人的热情。屋里收拾得干干净净,炕上摆了很多水果。大家互相问询,似乎有一肚子的话要说。我用相机录下了眼前的这一切。 从赵大娘家出来,又遇到闻讯赶来的一些社员,其中有一对刚从日本回来的老夫妻。村长和书记也赶来看望我们。大家一起在集体户老房场前合影留念。 因为正是秋收大忙季节,不好过多打扰,便谢绝了乡亲们的再三挽留,并约定秋收过后再来**。 汽车又载着我们离开了村庄。不久我们将再回**。 再回** 集体回**看望乡亲们的事,转眼又过去十年了。尽管知青生活让我们过早的离开了家乡和亲人,措手不及的尝到了艰难困苦的滋味,但是**这块热土铸造了我们坚强的意志;社员们勤劳勇敢,纯朴善良的品质,深深的影响了我们的一生。致使我们再今后的社会生活中,不论从事哪种职业,都没有被遇到的困难所屈服。**是我们成长的地方,是我们热爱眷恋的第二故乡。大家相约,再回**。 2018年8月19日。天气格外晴朗。在我们下乡50周年的日子里,几辆汽车分别载着我们这些老知青,在退休老支书杨大哥的带领下,直接开进了村委会大院。与我们同来的还有几位已经搬到外地居住,和我们年龄相仿的**人。巧的是十年前回国探亲的夫妻俩又回来了,他们也应邀一同前来。 车子在村委会门前停下,年轻的村长和妇女主任热情地迎接我们。 这里是原村小学旧址,一幢现代风格的平房坐落在操场一侧。房子正面有三个大门,正门两旁房顶上的横幅木牌上分别用朝汉语两种文字写着:“**村党群服务中心”几个大红字。正门右侧高高的旗杆上,一面红旗在湛蓝的天空中,迎风飘扬。 村干部将我们迎进一间宽敞的会议室,大家纷纷围坐在椭圆形的会议桌旁。紫檀色的桌椅摆在粉刷一新的会议室里,显得格外庄重。村长拿出矿泉水和水果招待大家,那种真诚的态度,让我们感觉又回到了自己家一样。 杨大哥曾是**村退休的老支书,我们返城前他是一个生产队的队长。虽然他早已搬离**,但对这里非常熟悉。他热情开朗的性格感染着我们。他指挥我们一同唱了一首《东方红》之后,兴致勃勃地向我们介绍了现届领导班子的年轻化状态及多年来党的农村政策给社员们带来的实惠。让我们第一次具体地了解到了农民种地、盖房子、治病等多方面的具体待遇。我们坚信他的一句话:“党的农村政策绝不是说着玩的。” 接着,他又列举一些实例,强调了知青们的到来,对**文化和精神生活方面产生的影响。这不禁让我想起当年在大队宣传队练节目,参加表演及出去慰问的情景。那时的我们真是很能干,晚上排练节目到半夜,白天照样出工。听了老书记的讲话,让我们高兴的认识到,知青下乡除了自己吃苦受累得到锻炼而外,还有这么大的一份贡献呢!  村支书因外出参加会议,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岁的村长对我们的到来,表示了热烈的欢迎。感谢叔叔阿姨们当年对**做出的贡献。我们集体户的户长也代表大家表达了多年来对第二故乡深深眷恋。感谢当年社员们对我们的关心和照顾。  大家一阵热聊之后,我们便起身走走。新建的村委会,室内设施也让我们赞叹。走进正门,便是前台服务厅,各种便民服务标识,为社员们办事提供了方便。这里不仅有会议室,还有乒乓球活动室。文娱活动室里,一个桌子上放着一摞竹制斗笠和十几把舞蹈扇子。桌子旁边摆放着锣鼓镲和一个大音箱。这和我们当年条件相比,简直是好上了天。 我们走出村委会大院,在老支书的带领下穿街走胡同。凭着记忆极力的辨识着。眼前的这一切,似乎是那么的熟悉,又是那么的陌生。十年前我们匆匆来过,虽然感到变化很大,但今天漫步在村中,我们真切地看到了村里的每个角落,由衷地的感受到了**的变化简直就是天翻地覆。我们熟悉的那些房屋都不见了,大道小道都是干净的水泥路。村民的房屋早已更新换代,尽管建筑式样不尽相同,但都宽敞、整齐、干净。房前屋后的菜地收拾的像花园一样,真叫人赏心悦目。 我们驻足于集体户原址前,房屋主人打开大门迎接我们一群人。这是一间带围墙的砖瓦房,显然房屋又已装修。这是我们生活过的地方,当年我们这群傻孩子们就分别住在东西屋,同吃一锅饭,同喝一缸水,在这里奋斗了几年。现在我们已经老了,那时只有十来岁的房屋主人,已经晋升为村支书父亲了。这真是时光荏苒,物是人非。所有来人和房主在屋前的台阶上排开,又一次在这里拍下了一张珍贵的照片。 快到晌午了,大家又回到了村委会。各自拿出准备好的美食摆在桌子上。尽管我们一再说不要让村里破费,但热情的村干部早已在饭店订了一些炒菜,并煮了一大盆玉米和鸡蛋。会议桌上摆得满满的。村长抱歉地告诉我们,近处饭店有人家办喜事,只好这样将就吃点了。爱喝酒的男同学,从家里带来了好酒,不会喝的以水代酒,边吃边聊。对当年生产队一些老人的惦记,我们那时的一些生活趣事,**村的巨大变化都是最主要的话题。桌上不乏鸡鸭鱼肉,但最受欢迎的还是村长老妈煮的粘玉米。20多人围在会议桌旁边,每人都拿着金黄的玉米棒子一起啃,那阵势也是蛮有规模的。 餐间,大家又玩了起来。杨大哥是个能人,拉得一手好二胡。一曲《洪湖水》悠扬婉转,我们情不自禁地跟着唱了起来。那些熟悉的老歌大家边唱边跳,热闹极了。这些70多岁的人似乎又回到了当年。 村委会大院响起了音乐声,一个大音箱放在门前的广场上,大家又随着音乐翩翩地跳起交谊舞。几曲过后,老书记手持鼓棒,抡起双臂敲起鼓来,几位同学拿起的锣镲一起敲着,操场顿时热闹起来。我们拿起妇女主任准备好的扇子扭起秧歌,一些前来看热闹的当地社员也加入了扭秧歌的队伍。 时间过得真快。天渐渐晚了,孩子们又开着车回来接我们。大家依依不舍,互相嘱咐,握手告别。         汽车渐渐驶出**。返回的路上,我们还兴致勃勃地谈论着**人的热情及村庄的巨变。我们由衷地希望这里的明天一定会更好。        几天之后,一面锦旗送到了**村委会。上面写着:“情系第二故乡,诚祝更加辉煌”。 本文档由香当网(https://www.xiangdang.net)用户上传

    下载文档到电脑,查找使用更方便

    文档的实际排版效果,会与网站的显示效果略有不同!!

    需要 10 香币 [ 分享文档获得香币 ] 0 人已下载

    下载文档

    文档贡献者

    tqllgb1977

    贡献于2018-12-05

    下载需要 10 香币 [香币充值 ]
    亲,您也可以通过 分享原创文档 来获得香币奖励!
    下载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