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高加林人生难以逾越的鸿沟


    城乡交叉地带青年的悲剧              ——论高加林人生难以逾越的鸿沟 摘 要:路遥的《人生》通过高加林的人生沉浮,集中体现城乡交叉地带青年的悲剧。在事业理想和爱情理想面前,高加林的选择一直都使他处于一个尴尬的位置。高加林悲剧的人生,展现出了新生代农民的先进思想和自我拯救意识,体现出了丰富的人生内涵。 关键词:城乡交叉地带; 事业 ; 爱情 ;人性; 鸿沟    《人生》中集中表现了城乡交叉地带青年的悲剧,在这一悲剧中集中反映了人与自己命运抗争的全过程。在这场抗争中,高加林始终以一个个人奋斗者的形象贯穿于小说,虽有独特的个人魅力,但他始终是一个个人奋斗的失败者。在生活与命运的抗争中体现出了事业、爱情、人性对他构筑的一道道“鸿沟”,高加林试图以自身的能力与理想构架于这些“鸿沟”之外,因而也就造就了他理想与现实强烈冲突下的悲惨结局。 一、事业与理想构筑的“鸿沟” 高加林一出场便被置于一个尴尬的位置。生长在农村,对黄土地有着深厚感情却无意于像农民一样将生命倾注于大地。父辈们“双肩承一喙,俯仰天地间”的生活道路在他看来是没有追求的。他热爱生活,向往着学有所用,期盼着能到更广阔的地方去施展抱负。虽然生长在农村,却没有农村孩子的狭窄视野,他上完高中,并在读书期间坚持看报,关心国际发展动态,眼界比一般人开阔,加上农村闭塞的生活增强了他爱幻想的天性和从黄土地上带来的坚韧顽强的性格,在他身上有着用不完的活力,然而生活却一次次打击了他。高考的落榜,给这个踌躇满志的青年第一次巨大的打击,他不得不回到农村。但是,命运之神并没有抛弃他,他回来做上了民办教师,这是当时农村唯一可以通过转正有机会吃上国家商品粮的工作。三年中,他兢兢业业,严于律己,在平凡而伟大的岗位上做出了不错的成绩,并且也有了时间和精力发展他文科方面的特长。对于这一切,生活是在慢慢地走向正轨,他对未来的憧憬依然可以从另外一条道路上实现。 现实往往是不尽人意的,尤其是对于有着高尚精神追求的人,命运的打击无疑是对身心的巨大摧残。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我国经济体制改革逐步展开,改革生产关系中不适应生产力发展的一系列环节,解放社会主义生产力势在必行。在农村,实行以家庭联产承包为主要形式的责任制,推动改革向专业化、商品化、社会化发展。但是,在这片城乡的 “交叉地带”,改革的春风还只是微微吹拂到这里,伴随着改革的开放性与多元化,农村中的投机分子也趁此“改革”一把。高明楼将高加林从民办教师的岗位上撤下来,让儿子三星顶替了他。这次的打击自然比第一次高考落榜的打击更大,他成了这场权利斗争的替罪羊。离开学校,重返农村,这是他又一次无奈的选择。迫于生计,他进城卖过馍,担过大粪,他用毁灭性的劳动来发泄心中的愤懑不平,表现出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式的怨愤。迫于生计,他进城卖过馍,担过大粪。知识分子的清高与理想同现实极不协调地交织在一起。他的泄愤光明正大,合情合理,这中间当然有好胜和虚荣的因素,却也潜藏着一种对古老守旧的生活方式的反抗力,体现着他对新生活的向往和对现代文明的热烈追求。他聪明能干而又好强,有自己的远大抱负,但现实却没有为他提供充分的条件——他的社会地位限制了他。①一个明明有才能的知识分子,却被高明楼这样有权势的人通过“合法途径”将其除名。在此,我们对高加林的境遇无可厚非的应持同情的态度。在得到巧珍的爱情后,他一度对生活以一种平和的心态来处理,也曾一度强迫自己适应了黄土地,但这些只是昙花一现,是表面的,不彻底的。当“卫生革命”的风波过后,面对农村强大的愚昧势力和顽固不化的保守思想,他又开始退缩了。几千年的封建意识影响给我们农村带来某种愚昧落后甚至阿Q式的国民性,造成生活和社会惯性的停滞,农民安于现状,盲目排斥新事物。高加林不甘心一辈子就这样安逸于农村,在他的潜意识里,他从没停止过对外面世界的向往与追求。他向在**做官的叔父写过信,也默默地同意了马占胜一伙为他安排的命运。他是因为农村这股恶习势力重回农村的,但一有机会,他便淡忘了曾经的伤痛。在高加林身上有着强烈的自我拯救的意识,处处显示着一种自我意识的觉醒与张扬。对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强烈追求,表现在他身上,是对城市生活的向往和刚强不屈的奋斗精神。高加林一心想使潜在的文化素养转化为个人能力的外在折射,但他的合理要求成分却一次次被葬送。命运让每一个人都处于差别之中,同时又促使人们去追求平等。高加林是不正之风下的牺牲品,有些像鲁迅笔下的狂人,自己在吃,同时也在吃着别人。高加林渴望离开故土,渴望到更广阔的世界里去干一番事业,但他在实现个人价值中却包含了很多个人因素。成功时神采飞扬,失望时沮丧绝望。高加林不甘心困守在土地上,要求从土地上出走,走进城市,由简单的劳作走向层次较高的精神价值创造,实际上体现了一种平等、民主的生存观念,同时,高加林进入县城,也有着“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侍”的个人功名的追求成分。   在这片改革才刚刚起步的“交叉地带”,不完备的改革体制,不思改革的惰性,禁锢人才的体制都与高加林这样有才华的青年背道而驰,导致了高加林个性发展和历史进程的不协调,造成了他内心的彷徨、焦灼。在高加林身上反映了当代中国社会的各种矛盾,也体现出从农村走向城市者的自身矛盾。他盲目的感到了社会对他的不公。 “塞翁失马,焉知祸福。”别人搞不正之风凭权势开后门,他这个弱者被挤出来;他突然有了更牢靠的靠山,打开了更大的后门,得到了更好的位置,他一跃而成为了强者,先前的羞辱恼怒荡然无存,简直还有些荣耀兴奋。高加林的行动背叛了自己的誓言,他极力反对不正之风,一旦他从不正之风中得到好处,就缄默、坦然、心安理得。他希望奋斗拼搏一番,但是环境稍微好些,他又能随遇而安,可见他的奋斗,缺乏宏大的气概。②但是,他做记者的工作是称职的。在工作中,他不畏艰险,认真负责地对待他的每一份工作,但最后还是被纪律检查委员会以合法的途径将他辞退,人才不能各尽其才,人事制度存在着严重的弊端。高加林的人生似乎是如此:当高加林成为正剧时,环境却成为悲剧,而当环境力量成为正剧时,高加林又成为一个悲剧。 二、 爱与理想构筑的“鸿沟”   在高加林人生最难堪失意的时候,美丽的姑娘刘巧珍主动向他表示了爱情,一度给了他巨大的精神力量,使他觉得熬累已经不那么沉重。他们的恋爱,从一开始就有着反叛旧习俗的特征。正是高加林、刘巧珍这种挑战者的姿态,搅动了乡村平静的生活。巧珍的爱曾唤起高加林最初的青春萌动。他们二人的结合可谓是“男才女貌”,但是,他们的爱从一开始就处于不平等的位置。高加林有文化,有着对新活美好的向往,如果不是因为被“后门”撤下来,相信高加林凭借自己的能力一定能够在平凡的岗位上奋斗出一番优秀的成绩出来。当这一切成为泡影后,高加林不得不正视自己的处境,他太需要别人的关怀了。如果高加林依然是民办教师,那么他和巧珍恋爱的可能性几乎很小,但是,他现在已经是一个普通的农民,甚至连普通农民都不如。对待生活,他不得不降低标准,而巧珍也趁此机会填补了他的空白。高加林和巧珍的爱情犹如一支田园牧歌,于温馨中显出优美。爱情的美丽不仅是它所经历的故事,更是那沉醉在纯真之中的虔诚的心情。高加林沉醉了,释怀了,他感到了死灰复燃,似乎生命又重新活了一次。但是,巧珍毕竟是个文盲,她是善良的,勇敢的,谦让的,也是单纯的,但善良中却夹杂着愚昧,勇敢中带着盲从,谦让中伴随着自卑,单纯却又不免简单。因此,我们不难看到这样一个事实:刘巧珍形象赢得包括高加林在内的男性的普遍赞扬,表明在男权文化意蕴中,女性自觉不自觉的成为男权文化的消费者和实践者。所以,高加林对巧珍是自信的,因为他在巧珍身上有着极强的优越感,巧珍有她特有的温暖,她站在高加林的人生起点上,向对方无偿提供一个任何失意者都会感到称心如意的精神小憩所,而她的全部要求,则是请对方到这里来憩息。巧珍虽不会用丰富的语言,华丽的辞藻表达情思,但她用自己的行动写出了自己对爱情的深刻理解:奉献、患难与共、生死相依。我们在这种伟大的献身精神后面看到的,是一种沉重得可怕的因袭的道德规范,它要求女子做出自愿的牺牲,让男子居高临下地绝对占有之。 ③在双方的情爱中,爱一定要有彼此间真正的了解,彼此间都有着鼓励向善的益处,而且双方不能有罪恶的感觉,那样才能使相爱的双方感到内心真正的喜悦和平静。巧珍没有也几乎不可能认清自己在爱情中所处的地位,她自始至终都将这种不合理的道德规范视为她爱高加林的一种伟大的方式。也因此,两人从一开始就埋下了爱情的隐患。当高加林有了更广阔的天空,有了精神与气质上都远胜于巧珍的黄亚萍之后,这一切都如定时炸弹将她的美梦摧毁了。   黄亚萍是站在同一地平线上向高加林提出爱情要求的,而不是像巧珍那样的由下向上的献身式的贤妻良母式的爱情追求。黄亚萍出身于城市的高干子弟,良好的文化氛围和自强自信的性格摈弃了以牺牲自我来追求爱情的道德规范,继承了五四新文化启蒙口号中鲁迅的《伤逝》里最响亮的口号:“我是我自己的,他们谁也没有干涉我的权利。”她大胆、泼辣、刚强、自立,焕发着青春的光彩,洋溢着生命的力量。在高加林的选择天平上,筹码自然偏向了黄亚萍一边。当事业的顺风帆扬起来时,巧珍的可爱与纯情再也不能给高加林慰藉和体贴了,更不是精神支柱。巧珍是不可能像黄亚萍一样口若悬河地对新事物有自己见解的,充其量她最多只能是一个贤惠的妻子,一个勤劳的母亲。在高加林面前,她有着深深的自卑感,自卑和无知使她关注更多的是现实而不是理想,他与黄亚萍相形见绌。罗曼?罗兰说过,爱情与亲情不同,亲情是爱其强更爱其弱,爱情则是爱其强不爱其弱。一个人希望被爱,就不能在差别中居于弱端。尽管在高加林内心深处还爱着巧珍,但这一切已不能燃起他的激情了。生活环境的优劣和经济地位的差异造成了他对黄亚萍强烈的神秘感。在事业上蒸蒸日上,春风得意之时,高加林自然希望有位聪明漂亮,谈吐和气质都与他相匹配的女子做他人生的伴侣。然而,黄亚萍与高加林之间终究没能上升为“知己”,黄亚萍的刁蛮和任性都是高加林不喜欢的。但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当朴素的爱与理性的爱发生冲突时,高加林倒向了后者。④在黄亚萍身上,她不仅才气横溢,而且能帮助高加林实现他的人生梦想 ——到大都市去发展。尽管高加林内心深出也知道,与黄亚萍在一起并不能实现他对爱情的全部理想,但他的事业理想却可以通过他给黄亚萍的爱情来实现。高加林与巧珍是在逆境中确立关系的,他抛弃巧珍与黄亚萍抛弃张克南不同,必然有一番思想斗争。他骂自己是“混蛋”,他的良心非常不安,但一想到同巧珍的结合会被栓在县城,影响自己到更大的地方去发展,他就硬下心肠来,他警告自己不要软弱,为了前途必须做出牺牲,于是他最终的无奈选择则带给他又一次致命的一击。假公济私的党员张克南妈处于为自己的一己私欲而上告了高加林。高加林这次不再是可以正大光明地愤恨社会的不公,能够堂堂正正地发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式的不平了,他成了大家皆知的靠走“后门”而跻身于县城的通讯干事。在抱怨社会不公的同时,他还带有深深的自责与忏悔。而就在他返回农村,带有几分“倦鸟归巢”的悔意时,亲爱的巧珍已另嫁他人,这在他回村唯一的一个精神支柱已不复存在。刘巧珍另嫁虽有赌气之嫌,但她思想情操中已隐约出现了新素质:她从自己与高加林的关系中已朴素的感觉到,婚姻必须以互爱为基础。⑤高加林最后的结局,路遥将其窘迫的人生沉浮刻画得淋漓尽致。高加林对人生追求的悲剧性,并不在于他的追求本身,而在于他的追求规范——获得压制他的人已经得到的东西,从而自觉不自觉地变成一个新的压制者。⑥高加林身上的理想和勇气是不会伤害人的,若说是伤害,也只能是对没有理想和勇气的人的讽刺。高加林虽然有着远大的理想和出众的勇气,但在人生把握和爱情抉择上却一直扮演着一个小人物的角色,逃离不出社会和他自己为其人生设置的樊笼。   三、 人性弱点构筑的“鸿沟”   高加林身上具有强烈的追求精神,但在整个奋斗过程中,他却一直孤独地游离于人群之外。高加林所走的道路,无论是以毁灭性的劳动来发泄心中的怨愤,想让自己像个庄稼人,还是间接通过不正当的关系成为县委通讯干事,这其间都能体现出一种强者精神和英雄主义。   任何人的成长都不是一帆风顺的,故事一开始便是一种压抑的氛围,预示着高加林悲剧性的命运。他被撤下回村做了农民,在德顺爷爷的感化下,在巧珍爱情的慰藉下,他止住了悲痛,重新鼓起了对生活的勇气。“他不该那样害怕在土地上生活,在这亲爱的土地上,生活依然能结出甜美的果实! ”⑦但在他心中,还是偶尔会翻腾起对外界的向往,在“卫生革命”后,心中的向往更是强烈。在曾经将高加林推向人生低谷的马占胜一伙帮高加林又开了一扇“后门”后,高加林兴奋了,默许了。在他身上表现出一种社会变革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情势,处在一种焦躁不安的等待中,处于现在文明意识与落后封建保守的历史心理积淀相对峙的颠峰上。⑧一方面,他希望通过个人奋斗来实现自我;另一方面,当社会的不正之风袭来是,他又辨不清方向,企图通过不正之风来走向人生的“捷径”。假如适逢动荡岁月,他便投身革命,成为坚毅顽强的革命战士;如果生不逢时,降生于没有英雄可当的年代,他便无可奈何地绕过英雄的门槛,成了既蔑视上层社会又力图跻身进去的奋斗者。⑨高加林身上既有变革时代召唤起来的向往进步的情绪,又有生活环境和历史进程对他的种种制约。   高加林是一个企图颠覆自己命运的人,为了这一目的,他也颠覆了自己的爱情,但最终也被命运所颠覆。对巧珍,他在内心里失望。巧珍没文化,也找不出能弥补她与加林哥差距的办法,她以母爱般的方式深爱着高加林,她的人生理想是可以简单转化为爱情理想的,高加林与刘巧珍从根本上说不合适。鲁迅说过:“死于敌手的锋刃,不足悲苦,死于不知何来的暗箭,却是悲苦,但最悲苦的是,死与慈母或爱人误进的毒药。”巧珍所手的伤害正如一杯毒药,让她疼痛难忍。曾经的“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已变成“断送一生憔悴,只消几个黄昏。”同时,他又试图泯灭他对巧珍的爱,努力使自己能够全身心的爱上黄亚萍,最后勉为其难的爱情终究在摇摇欲坠的人生和爱情面前破裂。为恋爱而牺牲事业,不值得提倡;为了个人目的把爱情当作向上爬的工具,更应该摈弃。对黄亚萍,高加林虽很欣赏她,珍惜她,但却不是真心爱她,也不敢将自己的真实感情显露在她面前。当境遇一改变,关于爱的真相便现露出来。我们可以做出这样的设想:假使高加林是大队书记的儿子,他也会凭借老子的权势,为了个人的利益,下掉别的民办教师,自己去顶替;假使他从县城跃入省城,黄亚萍则很可能会很快被可怜巴巴的“闪脱”,他会在新闻战线上重觅“知音”的。高加林痛恨社会不正之风,只是当这种歪风刮到他身边,触及到他自己的利益时,他才痛心疾首、恼怒异常;当他从不正之风中捞到好处时,他就在缄默中悄悄地享受着幸福,至于这不正之风危害谁的利益,久而久之后果又会如何,那就不是他思索的问题了。⑩   处于一个混合时代,就像各种燃料搅混在一只盛满请水的缸中,从中已照不出自己的影子。高加林已找不出自己内心真实的感觉,他模糊了,彷徨了。曾经的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已变成“断送一生憔悴,只消几个黄昏。”如果在城市工作,高加林与黄亚萍一起生活自然更符合实际。从高加林的爱情选择中,我们可以通过黄亚萍有意无意的联想中看到高加林的某些本质方面。从性格的某些外在表现,诸如倔强、坚韧、强悍等方面来看,他有点像保尔·柯察金。从精神、气质,不顾一切的追求发展上来看,他更像十九世纪资产阶级个人奋斗的于连·索黑尔。在高加林的人生中,留下的是一串失败的记录:事业的失败,爱情的失败。在完全控制不了的环境力量中,他也完全控制不了自己。他的命运似乎不是由他自己控制的,而是由社会来控制的。他似乎总也摆脱不了命运对他的捉弄,从而一直被玩弄于股掌之间。   高加林最后被告发,这或许是个偶然,但在这偶然因素后面有着必然的因素:高加林渴求新生活,呼唤农村改革,追求城市文明,但只凭一腔热情去做,具有很大的盲目性。他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社会责任,不去思考如何改变落后贫穷的现状,这就使他的追求没有建立在坚实的基础上,加上又缺乏正确的引导,环境又没能为他的追求创造条件,甚至合理的追求都受到压抑。这就使他的追求向着个人欲望的方面发展,因而也就埋下了悲剧的根源。人性的缺陷膨胀了他个人的私欲,使他最终在人生道路上迷途。   生活中有一种像缆绳一向的东西,多年前飘过来,再打个结飘送过去,按概率它走不了那么远,但居然就走了一个来回。我们不能低估这种小概率事件,这是环境的变迁,还是人性中自欺欺人的庸人自扰?当我们感受到人生的贫乏时,是否会多静下心来窥视内心呢?高加林没有真正思考过人生,人生的命运是不能够靠拒绝摆脱的,生命也必须以应该的方式存在。我们希望成功,但也无法拒绝失败。每个人都必须承受命运,尤其是命运中的苦难,并且努力战胜它。一个人可以拒绝很多东西,荣誉、地位、金钱、享受,甚至爱情,但他却不能拒绝苦难。高加林的悲剧是环境与个人共同造成的。“初飞之鸟不可拔其弱,新植之木不可摇其根。”在指责社会人事制度弊端和利己主义盛行时,我们更应看到,是高加林人性中的缺陷导致了悲剧的加深。 注释: (1)王晓雯.《人生》漫论[J].**教育学院学报,1999,(1):93. (2)佘丹清.重读路遥《人生》之思考[J].晋东南师范专科学校学报,2003,(8):51. (3)(6)李劼.高加林论[J].当代作家评论,1985,(1):68. (4)李焕有.城乡交叉地:路遥小说创作的审美拓展[J].**师专学报,1999,(8):56. (5)王晓雯.《人生》漫论[J].**教育学院学报,1999,(1):96. (7)路遥.路遥中短篇小说·随笔卷[M].西安:**人民出版社,1993,(1):68. (8)王芳.人生路上孤独的追求者——高加林形象浅议[J].**师专学报,2001,(1):20. (9)李劼.高加林论[J].当代作家评论,1985,(1):72. (10)佘丹清.重读路遥《人生》之思考[J].晋东南师范专科学校学报,2003,(8):52.     本文来自香当网http://www.xiangdang.net/

    下载文档到电脑,查找使用更方便

    文档的实际排版效果,会与网站的显示效果略有不同!!

    需要 1 香币 [ 分享文档获得香币 ] 0 人已下载

    下载文档

    文档贡献者

    tongying

    贡献于2014-01-05

    下载需要 1 香币 [香币充值 ]
    亲,您也可以通过 分享原创文档 来获得香币奖励!
    下载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