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剧本


    小品剧本 坚守 时间:2014年夏 地点:某社区服务中心 人物介绍: 大伟,男,28岁,社区民生志愿者,党员,在社区服务了两年后即将离开。性格特征:阳光、幽默、责任心强 李大娘:社区居民,空巢老人(以下简称李)。 张某:男,社区居民(以下简称张) 赵某:男,社区居民(以下简称赵) 贺某:女,社区居民,赵某的妻子(以下简称贺) 玉梅:女,26岁,大伟的恋人(以下简称梅) 故事梗概:大伟是一名社区民生志愿者,在社区服务了两年,在服务的最后一天里,落寞的他原打算和外地来的女友一起去草原深处散心,在即将离开社区的时候却遇上了来社区办事的居民,他于是不厌其烦的为陆续来社区办事的居民一一办理了事项,为因家庭琐事闹矛盾的小夫妻赵某与贺某调解了矛盾,使二人重归于好。大伟的恋人玉梅是一个漂亮的外地女孩,在几次三番电话催打仍等不来大伟后自行去了社区,被大伟的坚守与忠诚感动,也理解了社区工作者的辛苦。 道具: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组沙发,一个茶几 幕启:大伟边打电话边上场(以下简称伟) 伟:玉梅啊,你大概几点到,三点啊,好好好,我收拾一下马上去火车站接你啊,你在坚持一下哈,你马上就可以看到美丽的草原和你的大伟了。先这样,挂了啊(挂电话,面向观众白)我是一名社区民生志愿者,两年前来到了社区,今天是我服务的最后一天,我呢来收拾收拾东西,然后呢陪我的女友一起去看草原(唱:陪你一起看草原,阳光多灿烂.....)(边唱边收拾桌上的东西) 李:咦  咦,看把你个灰小子能的(本地方言),还唱上了 伟:李大娘来啦,快坐 李:昂,坐 伟:(给大娘倒杯水)大娘,您老有甚事了 李:昂,也没甚事,一个人在家里孤溜寡稍的,来和你拉拉话。 伟:(笑)前段时间我们社区协调自来水公司给咱平房区上自来水,这下大娘不用为吃水发愁了吧。 李:可不用发愁了,你也不用在跑去给大娘担水了,大伟呀,说到吃水上,大娘可得感谢你了。 伟:哎,感谢甚了,为大娘担几次水,应该的哇 李:大伟呀,大娘还有一个事想麻烦你了 伟:大娘,您有啥事尽管说 李:大娘不小心把老年证也丢了,听说咱社区有个代办服务,你能不能帮大娘补办一个老年证,这是我的身份证和户口薄(将身份证和户口薄交给大伟)。 伟:能了哇,可是,可是我今天就要走了,哦,没事,我让接我工作的同事帮您办一下,您老放心。 李:你要走了,去哪呀 伟:大娘,我的服务期满了,今天就要走了(落寞状) 李:哎哟,这么好的后生咋就走呀,那这往后可谁管我呀 伟:(转阳光状)大娘放心,社区里的其他同志都会像我一样关心您的。我还住在这个城市里,还会经常去看望您。 李:那你往后可要经常来啊 伟:会的,大娘 李:那你先忙哇,大娘走了 伟:大娘再见! (目送大娘离开,手机铃响) 伟:玉梅啊,你快到了么,哦,到了啊,那我马上就去接你,你等等啊,我这就去。(收拾东西欲走,居民张某上) 张:同志,你好,我要办理二胎准生证 伟:你去找其他人办理一下行吗,我这儿有事呢(着急状) 张:我看见别人都在忙,就你这没事 伟:我--这--,好吧好吧,来,我帮你办吧 (为张某出证明,办理) 伟:好,这是给你出的证明 张:谢谢 伟:不用 (张某下,伟手机铃响) 伟:玉梅啊,哦,我还没走开呢,刚才来了个居民办事,是最后一天不用管了,可现在不还没下班么,距离服务期结束还有两个半小时,不,玉梅,你别生气,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现在就去接你啊,你等我,啊。 (收拾东西欲下,居民赵某与贺某夫妻二人上) 未完待续。。。 赵与贺两夫妻边上台边争执着,贺时不时还对赵动手动脚。 赵:我说你可不可以不要再这么无理取闹了,你看你还有个女人样么? 贺:你居然说我不像女人?我就不像女人,怎么的?(贺往赵的屁股抬起一脚) 赵顺势向前扑了扑,一副差点要扑倒在地上的样子(观众鼓掌大笑) 赵爬起来,躲开贺,跑到舞**面,一脸无辜的表情:大伙看看,你们说我摊上这么个媳妇儿,当初得有多大勇气啊? 听到贺的话,赵又准备上前揍贺,这时大伟上到前来。 伟:赵哥,嫂子,你们这又是怎么了?怎么就直接干起架来了呢? 见大伟上来,赵连忙躲在大伟身后,躲在大伟的身后赵死死抓着大伟的衣服,一副懦弱胆小的样子,让人忍俊不禁。 贺:大伟,你让开,今天我非得好好教训教训这个没良心的。 贺走到大伟身后,赵又从大伟身后跑到跟前,两人像是玩猫捉老鼠。 大伟连忙拉住了火冒三丈的贺。 伟:好了,嫂子,你就别再打赵哥了,有什么事咱们坐下来好好商量,俗话说,君子动口不动手.... 贺:对啊,君子动口不动手,所以大伟你最好让开,待会别把这没良心的脏血溅到你身上去了。 伟:别,别,嫂子,嫂子,你冷静,冷静,有什么事好好说。 赵伸出脑袋也迎合着大伟说道:好好说。 贺:有什么好说的,我都亲眼看到了。 大伟:看到什么了? 赵:我说了,那只是我一普通朋友,同事,我们之间真的没什么,可纯洁呢。 贺:我呸,你个臭不要脸的玩意儿,还纯洁,纯洁都叫上‘亲爱’的了? 伟:啊?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又出轨啦? 赵:呸呸呸,什么又出轨了,这是头一次好不好... 贺:你.... 赵:不是不是,没有一次好不好,什么出轨,都被你小子带沟里去了。 伟:那到底是什么个情况? 赵一脸腼腆的看了看贺,很是可爱。 贺:看我干嘛?有胆做没胆说了? 赵: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一条误发的短信。 贺:什么叫误发的短信,连名字都带上了还能误发? 伟:什么短信?什么内容? 赵一脸害羞的表情还升起了一丝暗喜,将手伸到荷包里,掏了掏:就是那个...那个,少儿不宜的内容嘛。 贺:拿出来啊。 赵犹豫,手始终放在荷包里掏着,就是不拿出来。 贺大吼一声:把手机拿出来。 赵被贺的这一声呐喊吓的赶紧乖乖的将手机掏了出来,放到大伟的手上。 大伟看了看手机上的内容,脸上一副惊恐的表情。 赵:看吧,是不是没什么嘛? 伟:妈啊,这还没什么? 贺:大伟,念出来,让大伙也听听。 伟:这...不好吧。 大伟看了看赵的表情,赵一直向大伟摆头,示意他不要念,大伟突然向台下观众问道。 大伟:大伙说要不要念? (观众齐喊,念!) 伟无奈的向赵耸了耸肩:哥,这是民意。 赵(一副很猥琐的表情):那你小点声念。 伟(咳咳,清了清嗓子):亲爱的强强,你在干什么?我好想你,爱你的君君。(恶....贺读完自己也忍不住做一个要吐的动作) 贺(突然放声大哭了起来):呜...呜...你说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嫁给这么一个臭不要脸的男人,我不活了,不活了... 伟(给赵一个鄙夷的眼神,然后扶起伤心痛哭的贺):嫂子,别哭了,这说不定真的是误发的呢,不能单凭这一条短信就直接给赵哥定了死罪啊。 贺(边哭边说):这还误发?强强都叫出来了,除了这个混蛋叫赵强,还有谁叫强强啊? 赵(趁机说道):叫强的又不是我一个,全世界这么多叫强强的啊? 贺(突然停止了哭泣):闭嘴,你个臭不要脸的,别跟我说话。 贺又转向大伟,可怜兮兮的表情说道:叫强的是蛮多,但是手机号码可只有一个啊,大伟,你说嫂子我怎么就这么可怜啊?都快四十的人了,遇到这么一个没良心的男人,唔.... 伟:嫂子,别伤心了,这样,你按照这个号码打过去,问一下对方就知道是不是误发的? 贺(一愣,觉得大伟说的很有道理):真的要打过去? 伟:打,打过去事情的真相就全出来了。 贺点了点头,慢慢走向赵,伸出一只手,其意思就是让找把手机给自己。赵以为贺又要对他动手,连忙再次躲到大伟身后。 贺:跑什么跑,手机给我拿过来。 赵(一脸无辜的可怜状):那你保证不打我? 贺:老娘暂时没这个心思对你动手,等老娘电话打过去了再看心情。 赵还在愣着,贺一把从赵手中夺过手机,按下拨号键。 这时候大伟的手机突然响了,众人都很好奇的看着大伟,大伟也被众人看的一阵心惊肉跳。 赵:接啊。 贺:接啊。 大伟掏出手机,按下接听键:喂,玉梅,呃...马上来,啊?你已经到旅行社了?我马上到,你等...喂,媳妇儿,喂... 赵和贺两人奇怪的看着一脸失落的大伟。 贺:大伟,怎么了? 伟:没,没事。 赵:媳妇儿来了? 大伟点了点头:恩。 贺:你们要去旅游啊哇? 赵:媳妇儿先走了?那你赶紧追过去啊。 伟(强挤出一丝笑):没事,她先过去那边,等下把你们夫妻俩的事处理好了我再去也是一样的。对了,嫂子,那电话打的怎么样了? 贺:没人接。 伟:没人接?不会吧。 贺:恩。 就在大家都发难的时候,贺手上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贺按下接听键:对,刚刚是我打的,呃,我是谁?我是赵强的媳妇儿,不是,你是谁啊?你凭什么给他发...什么?你不认识什么赵强?神经病?我是神经....? 听到这段话,赵突然觉得自己变得高大了起来,抬头挺胸,一脸正气的看着贺:怎么样?我就说是误发嘛。 伟:好了,现在事情都弄清楚了。 贺:她凭什么说我是神经病?诶,我像是神经病吗?咦,这谁的手机,怎么在我这儿?(贺将手机丢的远远的,转身向舞台后面走去) 贺下台。 赵:啊?我的新手机,你个神经病。(赵心疼的捡起被摔坏的手机,追上贺,也向后台走去) 赵下台。 伟望着二人下台的背影,笑了笑,大大的缓了口气。 伟:好了,事情终**解决了。(大伟脸上升起了失落感,因为女友已经先去旅行社,先去草原了,没有等他) 就在这最后时刻,一个女孩拖着行李箱走上台,女孩就是大伟的女友玉梅。 伟:玉梅。 玉:旅行社说我们报的是情侣团,不让我一个人先走。 伟冲过去,一把抱住玉梅,开心的说道。 伟:旅行社说的没错,咱们是情侣团,缺任何一人都走不了。 谢幕【全局完)   本文来自香当网http://www.xiangdang.net/

    下载文档到电脑,查找使用更方便

    文档的实际排版效果,会与网站的显示效果略有不同!!

    免费文档 2 人已下载

    下载文档

    文档贡献者

    zzq570668443

    贡献于2018-02-15

    免费文档 可以直接下载!
    下载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