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d.ag 香当|享档 在线文档分享与交流平台

尘埃

“他开始变了,每一天都判若两人。灼伤开始在外表显露,他的嘴巴,舌头,脸颊,愈变愈大,白色薄膜脱落…那些都是我的回忆!无法用语言形容!唯一拯救我的是一切发生的太快,没时间思考,没时间哭泣。
我好爱他!我以前不知道自己有多爱他!”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关于死亡还是爱情》
   今天我选择用阿列克谢哈维奇书里的一段文字开头,第一个要缅怀的是我的叔公,一个生于新中国成立之年却没能熬过2017年夏天的老人,他的人生没有波澜壮阔也没有死里逃生,犹如尘埃,普通到即使随风漂浮到任何地方,也没有人能感知他的存在。

他的灵魂是孤独的,做为家里的幼子,兄弟姐妹相继离世,因为没有生育能力结婚仅一年便离婚了,无儿无女,连基本的宗教信仰也没有,在他和我们生活的这二十多年里,我和我哥是他最忠实的倾听者,关于他的生平我知道的很多,但没有什么趣闻,大多是他年轻时候如何挣公分的故事,我听着枯燥,他却总是讲到停不下来。后来随着我父亲发展搬离,我和哥哥外出求学,妈妈让他和我们一起去县城,但他说什么也不愿意,于是他留了下来,守着房前屋后的一亩三分地,整日和他的两头大黄牛为,每个假期我回去看他总会杀只鸡给我吃,而我最大的乐趣就是看着他拿着把菜刀满屋子的追着鸡跑,弄得很是狼狈,就这么一顿饭我们总是要折腾到天黑。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追着鸡的跑的人变成了我,哈哈大笑的人变成了他,他坐在椅子上头发花白,咧开的嘴里稀稀疏疏的藏着几颗发黄的牙齿,目光依旧深邃却再也没有了当年讲故事时的那股英气,他似乎老了,而我当时并没有发现,还硬是让他去对面山上给我摘野果,他笨拙的踮起脚去够果子的样子至今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那得是多大的爱呀。

我在大二那年父母把他接到了县城,我放假回来激动的去抱他的时候他没有给我村头那般同样炙热的回应,他变得僵硬,变得沉默寡言,不再讲故事,也不再笑,他终日坐在爸爸给他买的摇椅上,吃饭总要叫上三遍才下楼,扶着墙每迈出一步都那么艰难,深蓝色的帽子再也藏不住他的白发,顺着他的两鬓肆意蔓延。后来的三年他的情况时好时坏,过年的时候我牵着他去剪头发,他像个小孩一样一步一个脚印,顺着我走,曾经能够承载整个我的背脊如今已佝偻成一座拱桥,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他真的到了垂暮之年。我的心里略过了一丝害怕,但随着街道上的各种鸣笛声转瞬即逝。谁会愿意承载这样的悲伤。今年年初拗不过他的要求,我和父亲把他送回了家乡,我走的时候他到家门口送我,我边走边说不用送回去吧,他杵着拐杖硬是追了上来,从兜里拿出皱巴巴的两百块给我,我赶紧上车向他挥手,留着吧,这是我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他攥着钱的手停留在半空中还没来得及收回,我们并没能好好道别。他走了,送他棺木上山那天我还是忍不住哭了,这是我第一次坐在坟头面对黄土去怀念一个故人,他的离去如同尘埃落定般,我来不及反应也无法追溯。我宁愿相信在某处真的存在着另界的岛屿,我们爱的人并没有离去,只是以另一种方式存在着。 
  


下载文档到电脑,查找使用更方便

文档的实际排版效果,会与网站的显示效果略有不同!!

免费文档 0 人已下载

下载文档

还剩1页未读,继续阅读

文档贡献者

小珠

贡献于2017-10-06

免费文档 可以直接下载!
下载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