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d.ag 香当|享档 在线文档分享与交流平台

伯尔的自述

【伯尔的自述】关于我自己
  我是在科隆出生的。在这里,莱茵河流露出那中游宜人的景色的倦意,它变得宽大,泻向荡荡的平原,走入笼郁**的浓雾。在那里,世俗的权力,从未象德国一样,被被人认真地对待过,更少有人会认真地去看待教会的权力。在那里,有人拿花盆抛掷希特勒,又公开地嘲笑过那个为了表现自己,能在一个小时内变换三身军服,嗜血成性的纨绔子弟戈林;当年我和数千名科隆的小学生夹道肃立,目睹他身穿着刚换过的第三套军装,一套白色军装,乘车招摇过市;那时,我预感到,这个城市市民不认真的意识,是对付不了这股正在崛起的邪恶势力。我出生在科隆,它因哥特式大教堂而闻名,或许更多的是由于它是罗马教会的教堂;它让德国最古老的犹太教区在此存身,又把它遗弃;市民意识和幽默对付不了这股邪恶势力,那种幽默,象科隆大教堂一样闻名遐迩,它

那公开的表现形式是令人不寒而栗,但在街头上的表演,有时又豁达大度,充满了智慧。
  19171221,我出生于科隆。当时我的父亲作为民兵被派去守桥,在世界大战中饥饿最严重的年头,他的第八个孩子出生了;在此以前,他已经埋葬过二个夭折的孩子;我出生在父亲诅咒战争的时候,也诅咒那些皇家的傻瓜们。他后来指着那个(在科**茨桥头德皇威廉二世的)纪念碑。在那上头,他说,他还老是骑在那匹青铜马上向西奔去,其实他早就到多尔恩劈柴去了。我的祖先是在几百年前来自不列颠群岛。他们是天主教徒,他们移民到外国去,为的是不愿信奉亨利八世的国教。他们是造船的木匠,从荷兰沿着莱茵河向内陆迁移。他们慢慢地爱上了城市生活,不愿再在乡村里居住,由于远离大海,而成为细木工匠。我母亲的祖上是农民和啤酒酿造者,有过富裕与勤奋的一代,但养了几个纨绔子弟,使得下一代变得贫穷潦倒,接下的一代又生下了些勤劳节俭的后代。到最近的这一代人,就是我母亲的这一代,受尽了世俗的白眼,最后这家族的名字,终于在地球上消失了。
  我的第一个记忆是:兴登堡归家的陆军队伍,那是一队队灰色的、整齐的、绝望的行列,带着他们的马匹与大炮,由我家的窗口经过。我从母亲的怀抱里望向街上,那里有无尽的队伍从莱茵桥上齐步走去。后来的记忆是:我父亲手工作坊的各种气味:木香、胶精、虫胶和染剂等。在后院租赁的手工作坊里,我看到新刨过的木板,在这里生活的人,比有的村庄的人还要多,他们唱歌、骂人,把洗过的衣服晾挂在横杠上。更往后记得的事是:我曾在那儿玩耍过的,有着响亮日耳曼音节的街名:如托依托堡街、艾布罗街与伟莱达街;和记起搬家的情形:父亲是怎样的喜悦、运送具的车辆、喝着啤酒的包装搬运工、摇头叹息的母亲,她酷爱炉灶,用这炉灶,她总有办法将冲咖啡的水保持在接近于沸点的温度。我们从来没有住过远离莱茵河的地方,我们经常在木伐上、在古老城堡的护城河里、在因花匠罢工而空闲的公园里游玩。
  再一个记忆,是关于我初次拿到钱时的情况,那是一张纸币上面印着的额数,有洛克菲勒银行账户上数字的光彩:一万亿马克,而我只能拿它买到一支棒棒糖。父亲得用一辆手推车,来搬运由银行取出来的、要发给伙计作薪金的钞票。几年后,稳定的马克中分厘就用不上了。在课堂休息的时候,会有同学向我要一块面包吃,因为他父亲失业了。当我骑着自行车上学去,路过人群拥挤的科隆地区时,我看到的是:骚动、罢工和红旗飘扬。再过了几年,失业的人被安排了工作,他们当上了警察、士兵、侩子手或兵工厂的工人,其余的都进了集中营。这时统计学上的数字可说是无误的,新印刷出厂的马克象巨浪似地涌现,但这欠下的债务,事后都由我们来负担。在此期间,不知不觉地我们长大成人了,当我们想要解开造成这一切祸害的谜底时,却苦于找不到恰当的公式。他们造孽太深了,认罪的只是一小撮的人,大多数人欠下的血债,到今天还没有偿还。


下载文档到电脑,查找使用更方便

文档的实际排版效果,会与网站的显示效果略有不同!!

免费文档 0 人已下载

下载文档

还剩3页未读,继续阅读

文档贡献者

123牟

贡献于2015-05-24

类型:docx

免费文档 可以直接下载!
下载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