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以社会交换理论分析父母与子女的互动模式


    以社会交换理论分析父母与子女的互动模式 摘要:改革开放家庭是一个个体出生后接受社会化的第一个场所,每一个个体最初的社会化过程都是在家庭中完成的,互动是其必要的方式。互动是维系家庭稳定的主要途径,亲子的互动是家庭互动关系的重要方式之一,互动的状况能够反映家庭的亲子关系情况,父母与子女的互动是亲子关系动态的呈现。对于亲子关系这个问题,国内外学者分别从心理学、教育学的视角进行了很多的研究分析,根据笔者的检索,从社会学视角用互动模式进行研究分析的论文较少。本文主要采用的是定性研究方法中的深度访谈,通过对十位父母及十位子女的访谈,以及笔者亲身的感受,父母与子女的互动主要有控制性互动、平等性互动、内在性互动、外在性互动等几种互动模式。互动中体现了子女中心地位的不突出,事务性互动为主,情感性互动偏少的互动情况。并以社会交换理论对父母与子女的互动情况进行分析,最后提出了父母与子女良性互动的一些建议。 关键词:互动模式;互动综述;父母与子女的关系 一、绪论 (一)问题的提出 著名的社会学家林南教授在讲授社会学的时候,他画了一个套一个的圆圈来解释社会学,当中最小的一个圆圈是个人,围绕这个圆圈的第二个圆圈是家庭,第三个圆圈是非形式结构(朋友等),外边第四个圆圈是形式结构(学校、工作单位等组织),再外边第五个圆圈是社区······这个简单的圆圈图告诉我们,社会学主要研究个人和家庭的关系,个人和社区的关系,等等。刘晓梅,李康.亲子关系研究浅识.贵州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J].1996,(3). 一个个体的人,要成为一个完整的社会人,一定要经过社会化,而家庭是一个人社会化的首要场所,而家庭这个场所是不能缺少的,又是不可避免的。在家庭这个社会化场所中,就每个个体来说,父母与子女的互动在社会化过程中有着十分突出的作用。 家庭是子女社会化不可或缺的场所,父母与子女间的互动是子女了解外部社会的第一扇门户。在子女未完全步入社会时,父母与子女的互动中,父母具有压倒性的优势,子女则处于从属的位置。在当代,子女与父母的社会化环境是不一样的,所以社会化的过程和结果也不一样,父母与子女间也必然会有一定的代际隔阂,而这会直接影响到子女在家庭中社会化的顺畅进行。在当代研究领域中,如何让父母与子女建立良好的互动不单单是教育学和心理学的研究方向,也是社会学需要关注的重要领域,具有很大的研究性。 (二)研究综述 1.国外关于父母与子女间关系研究概况 国外有很多心理学家就父母与子女间关系都作了研究,如精神分析理论、社会学习理论、人本主义理论认为,父母与未成年子女间的关系是初期社会性发展的核心部分。心理学家西尔斯指出:“儿童的发展与其说是在个体心理范围内产生的单一的行为体系,不如说是在亲子相互关系的双维行为体系中发生的。” 国外就父母与子女关系的研究大部分体现在对父母与子女互动内容、互动频率和对子女身心发展的研究上。一些研究发现,未成年子女与父母的互动较少,大部分情况下倾向于与父母聊学校里的事和自己的朋友,比较少与父母讨论性、酒精和毒品方面的话题。 2.国内关于父母与子女间关系研究概况 郑希付将父母与子女间关系划分为六种类型,即养育型、财产拥有型、反向型、冲突型、泛爱型和亚平等型,他探析父母与子女间关系的特征和类型的基础上,提出了建立良性父母与子女间的关系形式,建立形式主要有父母行为的咨询和节制,父母与子女间的互动和角色互换等。 方晓义等人将父母与未成年子女间的沟通类型分为放任型、保护型、多元型和一致性。通过研究分析发现,在父母与子女的沟通类型中,保护型沟通占有较大的比例,而一致型的沟通占有的比例最小,表明我国的父母与子女间的沟通中有较严重的情况,需引起我们的重视。 (三)理论基础 父母与子女的关系是一种动态的互动过程,父母与子女双方互动的过程是一种社会性活动,因此本研究选择社会交换理论作为研究的理论基础。社会交换既包括微观结构中的交换,也包括宏观结构中的交换,这里的父母与子女社会交换主要是指微观结构中交换,霍曼斯的的行为主义交换理论和布劳的结构交换论对此都有涉及,符合了本文的研究所需,因此笔者选择社会交换理论作为本位的理论支撑,霍曼斯以经济学中的报酬概念为参照,将所有的社会行为视为一种“至少在两人之间发生的、或多或少要获得报酬或付出成本的、有形或无形的交换活动。布劳的社会交换理论与霍曼斯的社会交换理论有所不同,他的交换基础是社会结构,探讨基本交换过程是如何影响社会结构的形成和发展,而社会结构又怎样制约着交换过程,实现了社会交换理论从微观向宏观的过渡。为了能够更全面分析交换所产生的家庭互动,本文将从这两个学者的理论去分析本文的互动。 (四)研究设计 针对父母与子女互动模式的研究,釆用了定性研究的的研究方法,运用定性研究可以较为客观全面地描述现状。而资料的收集则采用了观察法、结构式访谈和深度访谈的方法。 本研究旨在探索父母与子女的互动模式,研究涉及的是父母与子女互动的模式、基本现状以及互动过程中的社会交换理论分析。在样本的选取方面,笔者根据研究需求选取了年龄段不一样的子女和父母,从定性的角度来探索他们的互动情况。 本研究的访谈资料主要来自于2015年10月——2015年11月完成的涉及10多个家庭的访谈。访谈的内容十分清楚,就是以父母与子女的互动为访谈的中心,了解其互动情况。 笔者采取的抽样的方法是判断式抽样和滚雪球抽样,先在生活圈中找到愿意配合的被访者,然后根据访谈情况寻找符合下一步调查的人。笔者选取访谈对象时根据研究需要兼顾到年龄、受教育程度等因素。 通过回忆访谈时的情境和阅读访谈资料,找出他们互动中的类型和存在的一些现状,探究其原因。为了叙述的方便清晰,下文用表1中的A、B、C、D、E五个英文字母的大小写分别代表子女,儿子以B(boy)、女儿以G(girl)来表示;表2中的H、I、J、K、L五个英文字母的大小写分别代表父母,父亲以F(father)、母亲以M(mother)来表示。 表1 访谈子女信息表 B(boy) G(girl) A.16岁、高中生 a.19岁、自由职业 B.10岁、小学生 b.14岁、初中生 C.19岁、本科大学生 c.12岁、小学生 D.15岁、初中生 d.18岁、高职学生 E.12岁、小学生 e.19岁、本科大学生 表2 访谈父母信息表 F(father) M(mother) H.30岁、农民、小学文化 h.29岁、全职太太、初中文化 I.28岁、司机、初中文化 i.45岁、保安、小学文化 J.46岁、福利院院长、专科文化 j.46岁、单亲母亲、小学文化 K.40岁、自由职业、初中文化 k.29岁、教师、本科文化 L.45岁、保安、小学文化 l.30岁、自由职业、小学文化 本文主要选取父母与子女之间的互动模式为研究方向,从父母和子女两个方面的角度出发,揭示父母与子女间互动的状态,描述父母与子女之间互动的主要现状,并试图从社会交换理论的角度和父母与子女自身的特质来解释他们之间独特互动模式的形成。 三、父母与子女的互动模式的定性研究 (一)当前父母与子女的互动模式的基本类型 对于父母与子女的互动模式的定性研究,笔者主要是从父母与子女的双向角度来进行研究。根据父母和子女在互动中,彼此间社会交换过程的不同,笔者将父母与子女的互动模式分为平等性互动、控制性互动、内在性互动、外在性互动四种基本类型。 1.控制性互动 美国学者鲍姆林德在1991年对控制作了明确的定义:“控制是指父母为了儿童青少年能够参与到家庭生活中,而对他们做出的成熟度要求、监督、约束以及他们的反抗的正面对待。”[美]乔纳森·特纳.社会学理论的结构[下][M].北京:华夏出版社,2001,(108). 笔者认为控制性互动是指在父母和子女双方在双向的互动过程中,一方表现出对另一方的约束和相对的互动优势。控制性互动模式应分为两种情况:一是父母在互动中处于中心位置,运用父母的权威对子女的行为进行约束;二是子女在互动中处于中心位置。这就决定了在互动中,一方成为主体,而另一方只是互动的客体,双方体现出一种明显的不平等的关系。 LF是一名保安,在民政局保卫室上班,小学文化。一个挺憨厚、老实的人。家中正有一个小孩读小学五年级。LF是一个思想相对传统的人,认为“养不教,父之过”,所以他对自己孩子的管理和教育是非常严格的,笔者到保安室进行访谈时,他正在玩电脑游戏,笔者向他说明访谈的原由后,他很是配合笔者的访谈,顺利地就结束了访谈。访谈的中心是互动话题。当笔者向他了解和儿子间的关系时,有下面这样一段对话: 笔者:“您觉得您和子女间的关系怎么样?” LF:“我儿子很听话的,不像其他孩子那样捣蛋调皮,惹父母生气,好像我儿子有点怕我,大部分时间跟他妈比较亲近,学校要买点什么,要点什么钱很少向我要,只管他妈要。” 笔者:“他怎么不向您要呢?” LF:“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可能是我以前打过他几次吧,不听话就得打,不然,是不会成器的!” 笔者:“那您期望孩子将来做些什么?” LF:“考个211知名的大学,毕业后再到家乡来考个公务员,做个官,所以现在我是严格要求他的学习,成绩必须在班上前几名,不然他又得挨打。” LF在说这些话时,语气非常坚定,表情也是相当的满意。虽然现在他的孩子在他的要求下达到了他的要求,但是他也感觉与自己的儿子不是很亲密,很少说话。在互动中,LF运用自己是父亲的权威,对自己儿子的学习、生活进行强制的干预和计划,子女没有自己的空间,LF完全处于互动的中心,他的子女处于从属地位,什么都得听从他的,如果没有达到他的目标,就会进行严厉的苛责。在这个家庭中,就是一个典型的以LF为中心的传统家庭,而LF的妻子就成为了这个家庭的调和剂,游走于LF和他们的子女之间。因此总的来说,在这样的家庭中,父母处于互动的中心地位,对子女具有相当大的强制性,父母让子女做什么事,子女就得做什么事,而且不能有所违背,一旦违背,就是不听话的孩子,这一点,LF的儿子EB也有这样的感受: EB:“爸爸总是对我很凶,只要考试成绩达不到他的要求,就会被他打,他都不会和我好好说话,每天就只知道问我的学习,考试没有,考了多少,他希望我做什么都得按照他的意思来,他都不知道我需要什么,也不会和我谈心;还是妈妈好一点,被打后,妈妈总是安慰我。” 在EB的话语中,可以看出他对自己父亲的不满,不满父亲对他的约束,对他的安排,这样的不满,但又能怎样,还是得遵从他父亲的话。他们之间就是一种控制与被控制的互动模式,在这样的模式中,父母是权威的中心,是互动中的主体,而子女仅仅是互动中客体,只处于从属地位,不能有任何的逾越。 父母控制子女是传统的控制模型,除了这种模型外,当今社会还呈现出一种子女支配父母的模型,这种模型体现的是父母对子女的控制性很低,呈现出子女控制父母的模型,多对子女的物质性要求作出回应,而对子女的行为规范没有作出必要的管理。 随着现在离婚率的上升,很多家庭是残缺的,父母为了弥补另一部分爱的缺失,一味的满足子女的物质生活,忽略了子女的规范性,使得子女在这残缺的家庭中处于中心位置,而父母只能处在从属的地位。这样子女就在家庭中处于支配父母的角色,体现出一种不平等的互动模式。 dG是一位18岁的高职学生,她的父母由于一些原因在她十岁时就离婚了,一直以来是和自己的母亲居住在一起。由于家庭情况比较好,母亲工作比较忙,她一直是家里的公主,没有谁能说她一句坏话,就算是和自己的母亲在一起,只要一句话没有说到她的心上,她就会大吵大闹,离家出走。在与母亲生活期间,要什么,或是需要什么钱,她母亲都会满足她,母亲也不敢对她说些什么。反正她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她母亲完全处于她的控制之内。 在dG的家庭中,母亲认为对家庭抚养角色的缺失,觉得负有应有的责任,由于为了家庭经济的开支,工作比较忙,照看子女的时间比较少,她会对子女在物质方面的需要有求必应,但缺乏给子女作行为规范的规定,让她任性而为,在互动中子女为中心的地位比较凸显。从dG的事例中可以看出,由于母亲过度的满足子女的物质性的要求,并没有对子女进行规范性的约束,导致子女在互动中支配着父母的行为。 2.平等性互动 平等性互动也就是基于父母和子女双向的、民主的模式,指父母与子女间的互动中,父母和子女是互动的主体,没有所谓客体之分,在互动中父母和子女能够相互影响,能够相互信任、理解、沟通,双方的主体性能够充分获得发挥。这是一种不以父母意志为主导的互动模式。 eG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女孩,母亲是一位老师,父亲是一位保险推销员。与eG访谈得知,她父亲常常打电话了解其学习、生活。eG是个非常善于说话的人,每当聊起她的父亲,她都会很开心说些与自己父亲的小事。她对笔者说,她的父亲就像是她的朋友一般,有什么事都会和他说说。在eG的家庭中,eG具有发言权和选择权,具有自由平等的互动空间,个性能够得到应有的发展。 eG:“我的父母都非常照顾我,这不仅体现在物质上的满足,还体现在语言上的关爱和指导。现在我的还在学习,每月的生活费都是固定的,有时候还会不够用,我就会跟他们说,只要告诉他们钱的用途,他们还是会给我的。我的父母就像朋友一样,在我遇到困难时,第一时间想到的是父母。总的来说,我与父母的互动是很顺畅的,他们不会打我,骂我,都会和我讲道理,让我懂得怎样才能更好的解决困难,我很感谢。” 从访谈中可以看出eG对父母确实是由衷的感激,是一位乐观向上的女孩。他们之间的互动是一种互相尊重,互相信任,互相理解的互动,父母与子女间没有所谓的主、客体之分,是一种平等性互动。 AB是一个懂事聪明的孩子,虽然只有16岁,但现在已经读高二了,他与父母的互动也是一种平等性互动。在家庭中,如果父母有什么事,父母会与AB一起商量,不会把AB抛开不管。像什么家里添置什么家具,去哪里休假,看什么书等等。在AB的家庭中,AB具有一定的发言权,在发言之后,会得到父母积极的回应,父母也会考虑和尊重AB的意见。所以他们的互动也是平等性互动 在调查中,笔者还发现了比较特殊的家庭。hM和lM都还年轻,女儿也不过六、七岁,根据实际情况,二胎生育政策的开放,她们完全可以再生一个小孩的,但他们还是只生一胎,这在当地是很少见的。通过笔者的访谈得知,她们在与女儿的互动上是民主的,她们的家庭也是很和睦。 从以上的访谈中可以看出,父母和子女之间的互动不再是单纯的控制与被控制,父母在家庭中的互动也不再是权威的中心,子女不再依从父母,父母与子女间呈现出一种相容性,彼此之间尊重、关爱、理解、影响和互动,形成了双向的、互相的、民主的互动模式。 3.内在性互动 布劳区分了两种社会报酬:内在性报酬和外在性报酬。“内在性报酬,即从社会交往关系本身中取得的报酬,如乐趣、社会赞同、爱、感激等。而内在性互动就是父母与子女的互动中,子女为了获得在父母方面的内在性报酬,才与父母进行互动,目的就是为了得到父母的赞同,得到父母的爱,得到父母的关注。 bG是一个学习非常好的女孩,在班级考试中常年排在前三名,每次回家都是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学习,在家也是非常听话,但她就是高兴不起来,每天都是忧愁的,因为在她的家里,有一位弟弟,她弟弟可以得到父母的百般呵护,事事都是以他为主,bG只有在考试得到前三名时,或是做点儿父母高兴的事时,才能得到父母的关注。在与她访谈中,有这样一段谈话: bG:“妈妈爸爸总是关心弟弟,一点儿也不关心我,每天我都努力学习,每次考试都考前三名,希望得到他们的关注,但是,就算是这样,他们也很少表扬我,很少跟我说话,他们一点儿也不爱我,关心我,他们只关心他们的儿子,他们重男轻女。” 从bG的话语中,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她对父母的不满,自己努力的学习,得不到应有的关注,每天都是在讨父母开心。与父母没有情感方面互动,就算是互动,也是希望能得到父母的关注和奖励。bG在家中,明显处与较低的位置,与父母的互动也是比较少的,她自己也是认为自己的父母不关心她,认为她是多余的,她与父母之间的互动,是为了得到父母的赞赏,得到父母的爱和关心。因此,属于内在性互动。 4.外在性互动 布劳区分的另一种社会报酬是外在性报酬。外在性报酬,即在社会交往关系之外取得的报酬,如金钱,商品、邀请、帮助、服从等。”外在性互动是子女为了得到父母的外在性报酬,才与自己的父母发生互动,互动的目的,就是为得到报酬。但是,这种报酬又是父母自己的一种责任。 aG是一名辍学的女孩,初中文化的她,已经在社会上打拼了三年之久,没有一个固定的职业,与自己的父母很少存在互动,而且长时间不在父母身边,很少有当面互动的机会,就算是电话互动,也是很少的。只有一种情况会与自己的父母存在互动,那就是自己的经济状况出现问题的时候,打电话求助自己的父母给予资金方面的支持。除了这种情况,其它方面的互动都是与自己的朋辈群体产生的。 笔者:“你与自己的父母一周交流几次,一次的交流时间是多少。” aG:“因为和父母不在一个地方,所以基本没有交流,别说一周 ,一个月都没交流。除了有重要的事,才偶尔打电话。” 笔者:“那是什么重要的事,才会打电话联系呢?” aG:“呃······,没钱的时候。” jM是一位单亲母亲,他有一位18岁大的儿子,由于自己丈夫不幸去世,自己的家就安在了福利院,儿子也是在福利院长大,她的儿子已经辍学,在一个本地的移动营业厅上班,她与自己的儿子很少互动,每天的互动都是那么几句话,叫他回家,由于jM家就居住在福利院,她的儿子也很少回家,每天就算通电话,也是不回家,回家都是为了得到母亲在资金方面的支持或是为了换洗衣物。回家后,也是与jM也很少互动。JF是一位二十岁孩子的父亲,孩子在贵阳上学,互动基本很少,唯一的互动方式就是打电话回家要生活费。 根据以上的访谈,在家庭的内在性互动中,说是以报酬为目的,可能不太合适,但这又是存在的,在这种互动中,子女以某种外在的报酬为互动的目的。在这种互动中,父母与子女以某种报酬为纽带互动,这在互动中是很不健康和不可取的。 (二)父母与子女互动中的现状 1.在互动中,父母拥有绝对的权利,父母处于中心地位 在访谈子女中,当问及“在互动中,你与自己的父母谁处于互动的中心时”。大部分的回答是父母处于互动的中心,自己完全处于从属地位,除了无关紧要的事,其他诸如学习、生活、交友方面都受到自己父母控制。父母在资源方面拥有子女所需要的,而父母在互动中把自己的威严发挥到了极致,把自己的意志强行附加给子女的身上和心上。 2.在互动的场景上,父母没有较好的选择 在互动的场景上,父母很少会选择互动的场景,也没有选择场景的意识,完全是根据自己的想法,什么时候想到,想到什么事,不考虑情景。根据访谈,父母大多数都是在饭桌上与自己的子女进行互动,因为父母在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工作,没有很多的时间与自己的子女互动,就算是在周末,去打麻将,也想不到与自己的子女进行互动,而一到吃饭时,在饭桌上,就想到事情,与自己的子女互动,可父母都忘记了有一句古话,叫“食不言,寝不语”。 3.在互动中,事务性互动为主,情感性互动较少 依据前面的调查和访谈,可以得知,在当前父母与子女的互动中,整体上表现为一种事务性互动,而情感性互动欠缺的情况。父母与子女彼此间互动的主要动机是基于事务,主要内容是了解学习、生活中的一些基本情况,解决日常生活中的一些事。父母绝大多数时间以关心子女的日常起居,很少通过互动了解子女的内心感受与想法,只关心子女身体健康与否,很少关心子女的身心健康;而子女基于此种情况,也很少主动与父母畅享内心的想法与自己的感情。 四、影响父母与子女互动社会交换过程分析 (一)社会资源因素 布劳认为,个人或群体要保持社会独立性,就必须具备战略资源、替代资源、强制力量及减少需要等四个条件。在社会资源占有方面,父母处于优势地位,而子女在这方面是有所欠缺的。子女要想独立,没有社会资源是无法在社会立足的。在笔者所访谈的子女中,子女并未完全脱离父母,需要父母所掌握的社会资源生活一段时间。 (二)父母和子女的个体因素 1.父母和子女对交换认知的错位 这里所指的交换是情感的交换,信息的交换,父母和子女双方知识和经验的交换。在笔者所访谈的子女中,只有eG与AB的家庭中的互动除了有信息的交换外,还有情感的交换,这使得eG与AB的家庭非常和睦,父母与eG、AB互动顺畅,父母与子女并未有矛盾产生。而其余的八个子女在家庭的互动中,父母与子女很少进行情感方面的互动,这使得父母与子女就没有在情感方面的交换。在交换中,父母的认知和子女的认知是不一样的,这就使得父母与子女在互动中就只是站在自己已有的认知角度去互动,没有互相交换认知的需要,父母与子女就没有共同的话题,没有共同的语言,这就会形成父母和子女没有对彼此有交换的需求。 2.父母与子女之间交换的不平等 布劳提出,社会交换过程中最基本的规范就是互惠规范和公平规范,只有同时遵守这两个规范,才能维持平衡交换关系。在父母与子女的互动中,如果父母与子女没有遵守互惠规范和公平规范,那么该家庭就会存在不和谐的现象。在aG的家庭中,aG是个19岁自由职业的女孩,在aG与父母的互动中,父母以其丰富的社会经验,要子女按照自己的指示去做,也不在乎子女的感受,在子女心中,就会存在不平等的感觉,这在笔者的访谈中,aG就有这样的感觉,长此以往,子女就会很少与父母互动,不管在情感方面,还是在信息方面,一定会被自己的父母所说教。 3.父母和子女间的比较和差别对待 霍曼斯提出了两条公平性标准:第一是行动者过去的经验;第二是行动者认同的参照群体。父母与子女互动适用于第二条标准。在一个家庭中,父母会根据自己子女的表现与自己朋友及其亲属的子女进行比较,总觉得自己的子女没有别人家子女优秀,总觉得自己子女不让自己省心。在这样的比较中,父母就会根据自己经验,对自己的子女进行改造、教育,以期自己的子女成为别人父母子女比较的楷模。而子女也会把自己的父母和别人的父母做比较,认为自己的父母不像别人父母那般和蔼、可亲、理解自己。在笔者的访谈中,一些家庭中,子女不止只有一个,两个、三个,甚至更多。不管稍微对那一方多一点的互动,多一点的关心,多一点的行动,另外一方总会觉得对自己不公平,差别对待。 五、建立良性父母与子女间互动的主要途径 代际关系是人类与生俱来的一种关系,而亲子关系是人类一生中非常重要和必不可少的关系,关系的动态表达方式是互动,从以上关于互动模式的探讨和互动现状的分析,为建立良性的父母与子女互动模式,使家庭更加和谐,子女健康成长,现根据研究情况提出一下建议: (一)家庭方面 1.互动中,父母和子女的相互理解 理解是相互的,这谁都知道,但是这又有谁能随时都记住呢?父母和子女在互动中都想让彼此理解自己,但是,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只想让别人理解自己,而自己不去理解别人,就算是自己的子女、父母,这也是很难做到的。所以,理解是互动必不可少,做到相互理解对于互动那就是成功了一半。 2.互动时,应选择合理的时间、地点,定期、定时地进行互动 俗语说“熟能生巧”,说的是做一件事多做的话,能做得很得心应手。此话在笔者看来,应用于父母与子女的互动中也是可以的。父母和子女都经常会说,与自己的子女、父母没有共同的话题,说不到一块,就随波逐流,也不为了彼此能顺畅互动做出努力,管他呢?有这层关系,也不会生疏到什么程度。这种观点是错误的,不管怎么说,与自己的父母、子女是最亲的,为了彼此的关系能更好,互动就得经常性,有频率的互动,虽不说是每天都互动,但得有一定的频率,有一定的时间,还有就是得选择合适的互动地点,这很重要。现在的父母与自己的子女互动,大部分都是在吃饭是互动,这样是很不合适的,古人就有“食不言,寝不语”,吃饭时互动,一是影响吃饭的进度,二是聊到意见不一的话题时,容易影响吃饭的效果,对健康也是不利的。所以,互动场景的选择应是轻松、愉悦的,比如:看电视剧由剧中的角色引出互动的话题,这也未尝不可,每个人的互动场景的选择是不一样的,得细心发现和尝试,为亲子关系的更好做出努力。 3.互动中,父母和子女是平等的 互动中,父母凭借自己“走的桥比你走的路还多,吃的盐比你吃的饭还多”的经验,对自己的子女有先天的优越感,凭借这些经历,你就得听我的,完全不听自己子女的言辞,认为只有听自己的,才是完全正确的。其实这是不对的,就算是自己的子女,在互动中,也是平等的,谁都有发表自己意见的时候,做什么决定或是其他的东西,应该多听听对方的意见,尊重别人说话的权利。 4.互动中,应注意情感的交换 在互动中,父母和子女应特别注意的一点就是情感的交流,平常互动中,父母和子女都会忽略情感的交换,交流都是围绕事务展开,有事就互动,没事就谁也不管谁,这在亲子关系中是一大忌。不管自己的子女在远方,或是在身边,情感的互动、交换是必不可少的,通过情感的交换,父槍和子女才会信乻对方,这样才会凸玸共同的话题。 (于)学校方面,加强学校心理健康和心理咨询工作 随着时代的发展,“中国梤”的提出,教育也不单南是智力教育,更应该培养学焟健全的人格。父母与子奱的互动直控影响着家庭、社会的叓屗,学校佞为教育机构,应大力发展心理健康咎心理咨询工作,积极异展亲子活动,促进父母与子孳的互动,形成以“德㈁智、体、美、劳”为中心的教育模式,并崀展专门的教育课堂,教育子女正确对待、认识自巑的父母,知鉓发展自己的个性,同时采取一定的措施,将父槍也纳入教育课堂,提髚父母的认评,改变父每以智育教肰为上的认识,不再剏重子女的敛育关注子女心理健康发展。ȍ(三)朿府方面,建竉社会工佞服务体系 随着时代皆发展,作为舶来品的礼会工作对于社䴚的䵜用日益渐现。而社会工作分支的宴庭社会工作,其樸心内涵是:以家庭为攍务对象ﴌ以社会工作璄原则和方法为服务手榵,以促跛家庭功能正常运转和帮助家庭适庖社会。而根据笔舅的调查研究,父母与子女的互动奘在诸多问题ﴌ例如父槍璄权威地位突出、情感搥互动较少、心理疏离等等,如果这些得不到应有的干预和调退,将会影响到子女健岷人格的发展和形成㈂嘄级政府应嬧力凑展社䴚工作,大傛促进社会工作机构的创建和发展,开展社区中的家庭治疗,调节家庭中的关系,解决社会生活中实际问题 结论 互动,是个体之间最基本和必须的情感和语言交换的方式。父母与子女间的互动既是人最基本的交流互动,也是人最没有利益纠葛的互动。父母与子女间的互动研究的是父母与子女互动的现状,分析父母与子女的关系,是当今家庭研究的热点。 本文运用定性的研究方法收集父母与子女互动的资料,提出了父母与子女的互动模式的概念,探讨其互动的现状,发现了父母与子女在互动中,以事务性互动为主,情感性互动较少;而父母拥有绝对的权利,父母处于中心地位;在互动的场景上,父母没有较好的选择;导致父母与子女的关系僵化,影响着家庭和睦、社会和谐。根据研究分析,从社会学理论的角度分析了父母与子女互动中存在的四种互动模式,即控制性互动、平等性互动、内在性互动、外在性互动。并对这四种互动模式进行了详细的描述。根据研究结果,笔者提出从家庭方面提高父母与子女间的认识;从学校方面建立心理及亲子教育的课程;从政府方面提出建立社会工作体系以解决和缓解父母与子女间的互动关系,建立良好的互动模式,提高家庭和谐,亲子关系和睦。 参考文献: [1]陈洁.社会交换视角下高效研究生与导师关系研究——以南京某高效为例[D].江苏:南京农业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3. [2]王晓丽.社会交换视角下中小学生教师与家长间礼物关系研究[D].吉林:长春工业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2. [3]袁艾兰.农村独生子女家庭亲子互动模式探析——湖南某个村个案研究[D].湖南:湖南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6. [4]索高盈.基于网络的政民互动模式研究——以陕西为例[D].陕西:西北大学手硕士学位论文,2014. [5]姜丽丽.大学生手机短信互动模式研究[D].吉林:吉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8. [6]陈洁君.家庭养老模式中父母与子女间的互动研究[D].江苏:南京理工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4. [7]陈晚霞.教师—学习者和学习者—学习者互动模式下随机形式聚焦的学习者领悟性修正研究[D].重庆:重庆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3. [8]张媛.礼金背后的社会交换模式探讨[D].东北财经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1. [9]李雪.手机对人际关系互动模式的重构[D].四川:四川省社会科学院硕士学位论文,2010. [10]江姗.80后父母的子女教养方式及控制机制[D].华东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3. [11]张艳军.比较霍曼斯和布劳的社会交换理论[J].商业文化·学术探讨,2007(12),191. [12]张新文,杜春林.村干部与大学生村官互动模式探究[J].广西民族大学学报,2014(3),156—160. [13]刘登攀.大学生亲子关系及其人格特征的研究[D].陕西:陕西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6. [14]何亚凤.大学生亲子关系与教育研究[D].安徽:安徽农业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2. [15]黄秀兰.当代中国社会人际关系论析——基于社会交换理论的思考[J].淮南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8(3),61—62. [16]石丹理,韩晓燕,李美羚.对父母亲职及亲子关系质量的调查及观点———以上海青少年为例[J].浙江学刊,2007(2),185—191. [17]吴菲.盖奥尔格·西美尔社会交换理论述评[J].理论观察,2007(1),51—52. [18]青连斌 .霍曼斯的行为主义交换理论[J].学习时报,2006 (3),006. [19]姜广勇.家长与子女沟通坚持的两个原则[J].中国科教创新导刊,2008(32),252. [20]姜广勇.家长与子女沟通需要注意的两个问题[J].人 文 论 坛,173. [21]陈一筠.解 读 青 春 密 码——中年父母与子女的沟通[J].江海纵横,29—33. [22]刘娴晴.两种取向的社会交换理论比较[J].人文视野,2000(6),100—101. [23]饶旭鹏 .论布劳的社会交换理论 ——兼与霍曼斯比较[J] .甘肃政法成人教育学院学报, 2004(3),128—130. [24]周明侠.论社会交换理论中的辩证法[J]. 《学术界》(双月刊),2007(2),216—220. [25]陈可为.浅议父母与子女间的新型平等关系[J].当代政商论坛,2011(2). [26]杨晓莉,邹泓.青少年亲子沟通的特点研究[J].心理发展与教育,2008(1),49—54. [27]孙庆民.认知倾向的社会交换理论[J].社会学,26—33. [28]王丛丛,付春新社会交换理论视角下的大学生宿舍人际关系研究[J].赤 峰 学 院 学 报,2015(4),223—224. [29]蔡循光.社会交换理论视角下的当代中国社会人际关系[J].理论观察,2008(3),52—53. [30]周志娟,金国婷.社会交换理论综述 [J].中国商界,2009(1),281. 致谢 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眼四年的时间就要过去,又到了毕业的季节,将踏上人生的另一个生涯。回顾四年的学习生涯,心中满怀敬意和感激之情。四年的学习和生活当中,得到无数的关心和帮助,在这里我对他们表示诚挚的谢意。 首先要感谢敬爱的导师黄紫晗老师,感谢她对我的论文的悉心指导,她严谨的治学态度和敏锐的思考精神都影响着我。同时也要感谢学院里的各位老师对我学习上的指导和思想上的开导,使我受益不浅。 还要感谢我的父母和家人在生活上和精神上给予我最大的支持和鼓励,他们给予我的爱是我坚持的动力。 最后还要感谢各位学友,给了我一段充实而又愉快的时光! 本文档由香当网(https://www.xiangdang.net)用户上传

    下载文档到电脑,查找使用更方便

    文档的实际排版效果,会与网站的显示效果略有不同!!

    需要 4 香币 [ 分享文档获得香币 ] 0 人已下载

    下载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