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论世界各国社会保障制度模式及中国社会保障制度的完善


     凉山州2015级法学专业 姓 名: 陈明欣 学 号: 201508340047 教 师: 鲜 艳 科 目:劳动和社会保障法律制度专题研究 题 目:论世界各国社会保障制度模式及中国社会保障制度的完善 论世界各国社会保障制度模式及中国社会保障制度的完善 我国目前正处于经济转型时期, 社会保障制度的改革也正处于关键时期,国外社会保障制度改革的经验教训,必将会对我国社会保障制度的改革起到很好的借鉴作用。依据社会保障资金筹集和供给方式的不同 ,通过分析外国社会保障制度改革的措施及改革成效,来探讨我国在社会保障制度改革中应注意的问题及对策选择。   一、世界各国社会保障制度的对比分析   对于世界各国社会保障制度的对比分析,可以从社会保障资金筹集、给付和社会保险基金投资运营等方面进行,这是因为理解了世界各国社会保障资金运行过程的差异,也就理解社会保障制度的差异。 (一)社会保障资金的筹集  体现于权利和义务的不对称和高度对称。社会保障资金的筹集渠道主要有企业、政府和个人三个方面,由于个人缴费、企业缴费和政府转移支付在社会保障资金筹集中所占的比重各不相同,因而具有不同的社会保障制度特点。 下面以瑞典、美国、新加坡和智利为例,对各国社会保障制度的权利和义务的对称性进行对比分析可以看出,瑞典社会保障受益者享受的权利和履行的义务是不对称的,社会保障资金主要来源于各行业雇主的缴费,雇主按照《社会保险法》的有关规定,按照统一标准缴纳社会保险费 ,雇员则基本不缴纳。社会保障资金的筹集除雇主缴费外,还依赖于政府转移支付,政府支出占财政支出的比重比较大。强大的国家财政转移支付已经成为福利国家社会保障制度正常运行的根本保证。 美国社会保障制度强调权利和义务相结合、收益和缴费相结合的原则,这也就是说,社会保障制度的受益者首先应该是制度的缴费者。美国各种社会保障项目中,职工是否享有年金或其他定期补助,一般取决于其工作或独立劳动时间的长短。这种就业关联制度是通过雇主、雇员共同缴费来筹集资金的。由于享受保障的权利和缴费保险费的义务得到了较为有效的结合,政府用于社会保障的转移支付资金就比较少。新加坡、智利社会保障制度体现了权利和义务的高度对称性,其主要表现为职工储蓄与收益具有高度的相关性。新加坡每名公积金会员都有一个公积金帐户,由雇主和雇员每月共同缴费存入雇员的个人账户,以解决雇员退休后的生活之需。与瑞典、美国相比,新加坡社会保障制度是雇主、雇员为职工个人老年生活储蓄保障资金,职工将来获得养老金数额的多少,取决于职工工作期的储蓄积累,取决于社会保险基金的投资收益率。显然,这种高度相关的社会保障制度不具有代际之间互助互济、分摊风险的功能,也不具有收入再分配的功能。 (二)社会保障资金的支付水平 社会保障究竟是保障人们在退休、疾病和失业等状况下维持较高的生活水平,还是保障人们较低的生活水平—满足基本生活需要,一直是许多经济学家困惑不解的问题。由此,也就产生了目前两种较为典型的社会保障模式,即实施高福利保障的瑞典模式和低福利保障的美国模式。 以瑞典为代表的福利国家,对全体国民实行普遍、全面的福利保障,社会保障的水平比较高。实行高福利保障的瑞典模式具有以下特点:一是收入均等化。对于低收入者和中等收入者采用不同的养老金替代率,缩小贫富差距。二是保障水平比较高。瑞典社会保障是一个内容广泛、繁琐而全面的保障制度;三是福利和保障措施比较完备。“福利国家论”论者认为,通过消灭经济上和社会上的不平等,消灭无保障、匮乏、贫困等现象。但是,应该看到,福利国家这种从“摇篮到墓地”的高保障,是依靠高税收、高财政赤字来维持的,这种福利制度已经严重影响到了福利国家的经济发展。 美国的社会保障具有鲜明的选择性,是选择一部分人实行保障的制度。美国社会保障模式具有以下特点:一是社会保障水平不高,仅能满足劳动者的基本生活需要,强调社会保障实施于需要社会帮助的弱势群体。二是美国的社会保障项目不完备,各类人员享受保障的差别较大。三是美国社会的贫富差距较大,其具有的收入再分配功能较瑞典、英国等国家要弱些。这种程度不高的社会保障制度,在避免福利大锅饭方面具有显著成效。 (三)社会保险基金的投资运营 分为国家运营和私人运营两种模式。社会保险基金的投资运营是基金保值、增殖的要求,也是缓解社会保障资金供给不足和人口老龄化对资金需求增加的有利途径。社会保险基金的投资运营主要是针对完全积累或部分积累制资金运行模式而言的,不涉及现收现付制社会保障资金运行模式。 1、新加坡国家运营模式。新加坡对社会保险基金的投资运营采取政府集中管理的方式,这显然不同于智利的私人分散管理的方式。新加坡政府将中央公积金存款引导到政府控制的投资项目上,从而使政府获得了充足的公共建设资金。中央公积金积累起来的巨额资金,并不是根据市场化原则运作的,而是被引导到需求资金的公共部门。新加坡政府管理的社会保险基金,因为只收不支,不存在养老金支付的压力,目前难以确定中央公积金能否承担起未来的支付需求等问题。但政府管理的社会保险基金存在着被滥用、投资失误等问题,可见,政府集中管理社会保险基金的方式是缺乏效益的,人们对这种管理模式也褒贬不一。      2、智利私人运营模式。与新加坡政府集中管理社会保险基金的方式不同,智利实行社会保险基金的私人、分散化管理。智利政府批准25家私人养老金公司(AFP)经营管理社会保险基金,个人缴纳基金管理费。参加者保险的缴费者可以在政府批准的任何一家AFP之间进行选择或转移个人账户。智利社会保险基金的投资运营引入了市场化竞争机制。智利的养老基金开始实施严格的“一人一账户”、“一公司一基金”的养老基金管理模式,随着养老金管理公司的发展和竞争的加剧,政府逐步允许个人开设多个账户,允许个人在养老金管理公司之间进行分散风险的投资组合。经过 长期发展,新养老金制度的参加者大幅度地提高;养老金投资营运取得了很高的实际投资收益率,既缓解了养老金支付困难的问题,减轻了政府财政负担,也为经济建设提供了大量资金。   二、世界各国社会保障制度对我国的启示 通过以瑞典、美国、新加坡和智利为代表的社会保障制度进行了对比分析,从以上分析中可以获得几点启示: (一)寻求社会保障资金配置的最佳结合点。探讨社会保障制度中权利和义务的结合,实际上是探讨社会保障制度的公平与效率问题。如果社会保障制度设计中权利和义务关系对称,就说明社会保障能够在公平与效率之间确定较好的结合方式,也就有利于社会保障资金的最佳配置;反之,二者的关系不对称,就说明社会保障没有能够在公平与效率之间确定较好的结合方式,社会保障资金的配置是低效的。进一步地说,如果社会保障资金达到最优配置,则在可安排的社会保障资金限度内,实现社会福利配置的最优化。从上文分析可以看出,美国社会保障权利和义务的结合显然比瑞典、英国模式在配置资金上更有效率,这种配置资金的有效性使其在发展社会保障的同时,并没有使社会保障成为其经济发展的制约因素。      (二)确定适度的社会保障水平。目前,世界各国社会保障改革普遍进行的原因,在于社会保障水平已经超过经济发展承受的限度。瑞典、英国等福利国家的社会保障水平过高,致使社会保障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过高,严重影响了社会经济的发展。保障水平过高,不仅会影响社会再生产资金的积累,影响企业的发展,而且还会影响经济的发展。社会保障水平过低,不仅无法保障职工基本生活,影响劳动力的再生产,而且会危及社会的稳定。现阶段我国正处于社会保障的调整和完善阶段,社会保障水平的设计不宜过高,应该坚持基本保障的原则。其理由如下:一是现阶段我国生产力发展水平比较低。与国外相比如此巨大的收入差距表明,我国还不具备实行高福利的经济实力,现阶段只能实行对公民基本生活的保障。二是现阶段我国社会保障的覆盖面还很狭窄。一些集体企业、个体企业和外资企业的职工还没有享受到应有的保障,占我国人口绝大多数的农民还没有被纳入到社会保障制度的覆盖中来,政府解决贫困人口问题的压力还比较大。三是福利国家的弊病,为我国构建、完善社会保障制度提供了有益的借鉴。高福利的缺陷已经被人们充分认识。因此,我国在建立、完善社会保障制度的时候,为避免重蹈覆辙,应该坚持对公民生活的基本保障。 (三)确保社会保险基金的保值增殖。社会保险基金投资运营内在地要求基金的保值增值,这是实现社会保障目标的保证。因此,在社会保险基金的具体投资运营问题上,世界各国都采取审慎的态度,制定严格的制度、法规。  本文档由香当网(https://www.xiangdang.net)用户上传

    下载文档到电脑,查找使用更方便

    文档的实际排版效果,会与网站的显示效果略有不同!!

    需要 4 香币 [ 分享文档获得香币 ] 0 人已下载

    下载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