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代相传一手艺——记应城市天鹅镇劁猪佬***


    七代相传一手艺 ——记应城市**镇劁猪佬*** 称***为劁猪佬,实在是把他说“低”了。 ***任应城市**镇畜牧兽医技术服务中心主任,承担着镇域畜牧兽医服务网络的管理、业务指导和运行实施,负责辖区猪、牛、鸡、羊等家禽家畜的防疫,同时开展禽畜疾病的诊疗等等。当然,自幼学艺、年过五旬的***,从不“忌讳”有人喊他劁猪佬,相反,他认为,如果没有劁猪手艺“打底子”,从事兽医这个职业,那就“莫消搞得”了。 一 ***1966年出生于应城黄滩大张大队大徐塆。祖父***从事劁猪等手艺,父亲***、叔叔***、舅舅***,也从事这个行当。***自小,就受到家艺的熏陶。有人跟他开玩笑,这叫“家学深厚”。他笑笑说,我们家,不过就是做手艺的,靠手艺,有“一碗饭”吃。 ***记得,自己上小学、读初中时,爷爷在黄滩一带从事畜牧兽医,父亲和叔叔分别在黄滩或**等地的人民公社或区镇,多年担任兽医站站长。 1981年,翩翩少年的***,成了“回乡知青”。为继承家传手艺,他立志要学兽医。父亲说:“我的这点手艺,也是跟你爷爷学的。要学兽医,那就跟着爷爷学。”于是,***成了爷爷身边的“小跟班”,肩挎一个当药箱的帆布包,走村串户为村民提供畜牧兽医的服务。 当时,农村刚开始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农民种田的积极性空前高涨,养猪养鸡等家庭副业,也成了各家各户精心打理的生产门路,有的一家喂猪都好多头。爷爷年近七十,可是,无论走进哪个村、进了哪家农户,村民们都把爷爷当成“财神爷”,那受人尊重的情形,让***记忆深刻。 然而,很多时候,爷爷只是让***眼睛看、不动手。爷爷说:“你年纪还小,不是动手的时候。现在要做的事,就是跟着爷爷学,练好基本功。” 畜牧兽医,遵从的是中医。开诊,望闻问切;用药,寒热温平。***最先学的,是一部《药性赋》。这是按照兽医医药寒热温平的药性、歌诀式的一部药书。把一部《药性赋》一字一句记在心里,做到“倒背如流”,***成了爷爷身边那一个好学上进的好学生。“诸药赋性,此类最寒……”几十年过去了,今天的***背诵起《药性赋》,依然出口成章。 背熟了《药性赋》,接下来是《汤头歌》。几百种、甚至千余种“汤头歌”,凡能够背熟记住的,皆一一记住。在***的藏书中,至今仍保存着一部民国元年(公元1912年)石印竖排版《本草丛新》。这是一部10卷本药书。在第三卷扉页,有两行端庄清秀的毛笔小楷:“人无恒心,不可学此。”这是爷爷的手笔,也寄托着爷爷的厚望和告诫。 劁猪,需要心力,也需要体力。一头肥猪,几十百把斤,要对一头猪“动手术”,没一把力气,绝对不行。其中,最重要的是手指的功夫和腿脚的功夫。怎样练指功,爷爷教的方法是,左右手拇指摁在板凳上,练习靠两个拇指把人的身体撑起来,使身体悬空且能稳得住。形象的说法,就是练习“二指禅”。练腿脚的功夫,就是站马步。一站半小时,纹丝不动。 寒暑易节,风雨无阻。跟着爷爷走村串户、行艺巡诊的三载时光,是***“文武且齐备”练好基本功的岁月。 二 人类什么时候有家禽家畜的,有待学界的考证。然而,人们食用的肉类,有猪肉、鸡肉、牛肉、羊肉等。以猪肉论,猪在生长到六七十斤时,开始性成熟。性成熟的生猪,每半个月发情一次,一次时长四五天。发情期的生猪,拱栏、跳槽、烦躁,“只吃不长”。作为种猪,另当别论。作为肉猪的母猪或公猪,如果不阉割,影响生长,更影响肉质。俗话中形容肉质不好的猪肉叫“母猪肉”,讲的,就是猪肉肉质问题。 生猪的阉割,阉,就是人们常说的劁猪,即对母猪性成熟或成熟前,以“手术”摘除双卵巢;割,就是摘除公猪睾丸。对肉猪适时阉割,保障了生猪成为食用猪的良性生长,从而保障了生活所需的猪肉肉源。应该说,生猪的阉割术,是农耕文明中禽畜饲养的一个重大发现和发明。然而,生猪阉割术起源何时,也有待学界的考证。不过,只要是养肉猪,必须阉割。 据应城黄滩《徐氏家谱》记载,***家的祖籍,乃黄滩同岭岗大徐塆,即今之黄滩镇大张村大徐塆。大徐塆皆徐姓,素来人丁兴旺,高峰期,千余人。从事畜牧兽医,始于徐氏十六世祖徐正太。这是一个清晰的家族传艺图谱: 十六世祖徐正太,传艺其三子徐芝廷。十七世祖徐芝廷传艺其子徐宏胜、徐宏顺。十八世祖徐宏胜,传艺其子徐杏圃;徐宏顺传艺其子徐齐清。十九世祖徐杏圃,传艺其子徐国林、徐国辅,以及至亲李伯元。徐齐清无嗣,传艺其族侄徐国礼,以及至亲李世宏。二十世祖徐国林,传艺其子徐治成、徐杰忠,以及至亲李银苟。至***这一辈,其从事畜牧兽医业,历七代。 在当年应城南乡,徐氏一家,是享誉十里八乡的名门高医。因其手艺,徐家在解放前,有良田成片,家境殷实,常年请有放牛娃,农忙时也请短工。劁猪,徐家主业。同时,徐家手艺中,还有猪牛、骡马、鸡羊等畜禽疾病的诊疗。骟牛,是徐家有名的手艺。所谓骟牛,就是对公牛阉割,使之成为驯良的力牛。农耕时代,耕牛是重要的劳力资源。徐家的骟牛,不是将牛捆绑(行话叫“保定”)起来施行阉割术,而是让牛边走边阉割。这种骟牛术,要有高超的技艺,而徐家的行艺者,分分钟的事。这种技艺精湛、眼疾手快,让人称奇。 在徐家,祖传《药性赋》、《元亨疗马集》、《汤头歌诀》、《师皇五脏论》等,乃从业者必读之书目。而徐家行艺的标帜,就是木棍,徐家称之为“生意棍”。身背行医包,带上袖珍套,手持生意棍,徐家的行艺者们早出晚归,其中主要的,就是赶集。也就是大清早赶到集市上,在集市的“老地方”,摆上生意棍,边吃早餐、边等候雇主。 ***回忆,前辈人常去的集市有复兴店、黄家滩、石家桥、龚家集、郎君街、临江口、西湖岗、沈家铺、北咀、挂口、麻河头、虾子沟等地。其行艺在今之区域为:南至应城南垸良种场毗邻汉川的一带,北至应城四里棚办事处、东至郎君镇、西至陈河镇。 三 对于***来说,1984年10月1日,是个特别的日子。这一年,***年方18岁。这一天,他上班,工作单位,**镇畜牧兽医站。落脚地点,父亲工作的场所**镇沈铺街镇畜牧兽医站大院。从事的职业,兽医技术员。工作职责,跟兽医站的技术员一样联系到村,实行“包村服务”。具体负责的,是**镇江河、应奎、新集、群力等6个村。一名农村青年,从此有一份体面的工作,令人羡慕。 然而,不要以为跟随爷爷学艺3年多,且已是镇畜牧兽站的技术员,就“出师”了,就可以心高气傲。在父亲眼中,***只是个毛头小伙子,从事畜牧兽医,一切从“0”开始。 ***上有哥哥徐顺涛、下有弟弟徐发涛,哥和弟,先后所学手艺,也是兽医。父亲徐治成向来要求极严,更因为***在身边工作,“训人”,是常有的事。当时,农户养猪,很普遍,也是一件家事了。劁猪佬阉割猪,要绝对割干净,没阉割干净,就成了“走花猪”。“走花猪”既不能当种猪来养,也不能当肉猪来养,养起来叫人犯 难。阉割猪,阉死了或割死了,劁猪佬赔钱还很丢脸面。因此,父亲说,手艺人最怕的,就是丢手艺。手艺人丢手艺,那就是自断后路。 传统的生猪阉割,是在生猪性成熟阉割。这时的生猪,有体力,“经盘”,阉割起来把握性大。父亲的创新,是在生猪只有20多斤时,对其阉割。于是,对性成熟的生猪阉割,在业内,称为“大挑”;对幼小的生猪阉割,被称为“小挑”。生猪“小挑”,好处多多,却面临极高风险。特别是母性生猪“小挑”,因其体小、肉嫩,下刀不慎,“挑”死了猪娃,也是分分钟的事。但父亲却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就已掌握了“小挑”技艺。这在当时的应城,能做“小挑”的,仅三五个人。 ***劁猪,从“大挑”开始。预约在先,不给生猪喂食让其空腹。开“挑”前,让劳力把猪按倒在地,一人按猪头,一人按猪后腿。施行手术,按猪奶头疏密,从猪身最后一个奶头往前数,奶头密的,第二个奶头处,稀的,两个半奶头处。选准奶头上一掌高的猪腹部部位,消毒,下刀,切开皮层至肌肉层,然后用右手食指向腹部内掏,直至取出双卵巢。***见过这样的场面太多了,可是,父亲对他劁猪,依然不放心,每次都要督阵。很多时候,在场的人们,对***投来敬佩的目光,甚至开玩笑说:“小伙子,跟老头的手艺还强些!”因为生猪也有个体差异,一旦***手指内掏的时间长一点,父亲会不讲情面开吼:“起来。站一边去!”这时的***,只好怏怏地听从父亲摆布。 时间长了,***劁猪的手艺日见长进。那一次,应奎村的一位村民家要劁猪。不巧的是,***这次是“放单飞”,没有父亲在身边,也没有同事在身边。***一见猪已进食,就说,这不能劁。主人家央求,现在人齐马齐的,劁了算了。没办法,***只好动手。真动手劁猪时,***发现,在猪腹腔内,怎么也探摸不到卵巢。平时劁一头猪,一分钟内“解决战斗”,最多的,也就一两分钟。这一次,快20分钟了,仍然没办法“拿下”。满头的大汗,只往下滴。生猪的嚎叫,更揪紧了他的心。***回忆说:“当时,真想有个地缝钻进去!”但是,他没有气馁,最终还是安全地做就了手术。 1985年5月,***报了省函授,学习家禽家畜饲养管理专业。3年苦读,他系统攻读了《畜禽阉割术》、《中国民间畜禽阉割术》等等一部部专著,取得了湖北省职工中专学校颁发的毕业证书。1993年11月,获助理兽医师职称。其间,他已熟练掌握了生猪“小挑”技艺。 随着父亲退休,***逐渐成为**镇兽医中的大师傅,对生猪的“小挑”或“大挑”,已是远近闻名的高手。拓展畜牧兽医业务,他跟叔叔徐杰忠,后来还掌握了阉鸡的手艺。***说,劁猪、阉鸡,在兽医行当中,算不上主打业务,可是,没这些手艺,会被人看不起。 四 劁猪佬专用的袖珍套,是上好牛皮制作的刀鞘,上小下大,两端用精致铜饰件镶包。刀鞘里,有拆扇般皮质小袋。这小袋,用于装“大挑”、“小挑”刀具,也装为猪、牛穴位针灸的银针。“拆扇”小头头部,有一精制长绳,这长绳穿过套子的小头一端,不用刀具时,长绳一拉,刀鞘便锁紧了。 ***手中有爷爷传给他的袖珍套一个,铮亮的铜饰件、古铜色的鞘身,泛着古色古香的微光。 长期以来,镇兽医站实行“包村服务”,即村委会与兽医站签订年度的“三包一赔”或“四包一赔”协议。所谓“三包一赔”,就是包劁、包割、包防疫,如果猪、牛阉割后3天内死亡,兽医站全额赔偿。“四包”,就是增加了一项包禽畜疾病诊疗。农村家禽家畜春、秋两季的防疫,必须全覆盖。防疫事关畜禽公共卫生安全,这是促成“三包一赔”等模式的主要原因。村委会根据协议,向兽医站交纳年度费用。兽医服务在村,对农户不收费,只在兽医站拿工资。村委会未订“包诊疗”的,对农户单独收费,且上交兽医站。 早年,农村差不多家家户户养猪。后来,生猪散养,逐步发展为圈养。随着农村打工经济的出现,农户养猪的人家,越来越少。农业产业化的逐步推进,规模化猪场养猪,逐渐替代了农户养猪。而一些猪场,会聘有专业兽医人员,其中对公猪阉割,就是一些猪场老板,也可自己动手了。因此,曾经的劁猪佬,改行或被“淘汰出局”。 2005年,乡镇综合配套改革,**镇畜牧兽医站跟其他乡镇兽医站一样,改为畜牧兽医技术服务中心。服务中心的主要任务,就是家禽家畜的防疫,且由政府“以钱养事”,对兽医站购买服务。家禽家畜的阉割、疾病诊疗,市场化运作放开经营,由此也打破了兽医行艺的地域限制。具体到 **镇,服务中心行管人员外,防疫员7名,分片对全镇22个村家禽家畜的春防和秋防,业务上,受服务中心直接领导。 据2015年统计,**镇有各类畜禽养殖场57个,其10余个养猪场中,千头猪场就有3个;5万只蛋鸡场1个。除了对防疫员上课、现场技术指导,督办家禽家畜防疫等,***的工作,其实很忙。他说:“这些年来,我几乎没有节假日。农户或养殖场一个电话,不管是白天黑夜,还是刮风下雨或下雪,我,都得赶到现场。” 生猪的品种改良,猪或牛的人工授精、助产,关于兽医的百行百样,***样样得做。2015年腊月二十七,古台村支书打来电话,说是村里田爹爹的一头耕牛生病了。***赶到田爹爹家,诊断耕牛得了口蹄疫。田爹爹虽已70多岁,但家里种了五六亩田,此外,农忙时,老人家还自带耕牛,为农户犁田耙田,赚点劳务费。耕牛,对田爹爹就是“命根子”。一连四五天,***为耕牛打针下药,直到耕牛痊愈。一次,江河村村民江胜连家猪场的10多头生猪高烧不退,***到场,发现生猪4只脚跛形、关节肿胀,诊断为感染链球菌。一连几天用药消炎、退烧、镇痛、抗感染,生猪病情好了,***却没有就此收手,他跟江胜连详细讲解了生猪的疾病预防。 以**镇为主,***的业务,拓展到了黄滩、四里棚、城北、郎君和陈河等地。应城东北部三合镇徐刘村猪场老板张红义,养猪2000多头。张红义是***多年的朋友,***年年要到猪场巡诊,其中就包括为生猪做“小挑”。约定好日子,***半天时间,100多头猪娃的“小挑”,干净利落,清清爽爽。***说,生猪“小挑”的技术要领,就是部位找准、口子开正、深浅精细,手指探摸到位,把双卵巢挤出来,一分钟内完事。各项准备工作做后的这种“流水线作业”,仿佛是劁猪佬行艺的技艺表演,其手艺人的成就感,自在其中了。 然而,精致的袖珍套传承在手,精湛的劁猪佬技艺在身,***却有难言的隐忧。祖父和父亲先后去世,叔叔已日见年老力衰。哥哥和弟弟,早已不再从事兽医业,而是合股在应城城区开办了一家兽医药公司。***的两个儿子,老大在福建福州的一家大公司上班,且已成家在福州安居乐业。老二已26岁,在一家大型医药销售公司就职。徐家七代人一脉相传且苦心经营的老手艺,谁来接班? 悠悠汉北河东流。河边的**镇镇区,**街61号镇畜牧兽医技术服务中心。一方小院里绿树成荫,临街4间平房,里里外外打理得干净整洁。这里,是为全镇家禽家畜养殖提供服务的技术中心。 本文档由香当网(https://www.xiangdang.net)用户上传

    下载文档到电脑,查找使用更方便

    文档的实际排版效果,会与网站的显示效果略有不同!!

    需要 2 香币 [ 分享文档获得香币 ] 0 人已下载

    下载文档

    文档贡献者

    张伦zi

    贡献于2018-07-11

    下载需要 2 香币 [香币充值 ]
    亲,您也可以通过 分享原创文档 来获得香币奖励!
    下载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