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离婚损害赔偿制度

来源:www.xiangdang.net上传者:charlene123时间:2014/11/24

试论离婚损害赔偿制度

摘要

本文主要探讨了我国离婚损害赔偿制度的缺陷及完善建议。从适用情形的范围、义务主体等方面论述其制度缺陷和立法不足。提出以下完善建议:一是拓宽请求权主体和赔偿义务主体范围;二是增加可提起离婚损害赔偿的其他侵权行为;三是完善离婚损害赔偿举证责任之规定;四是规制离婚损害赔偿数额。

关键词:离婚;损害赔偿;过错责任

引言

离婚损害赔偿制度作为我国在21世纪婚姻立法的新篇章,进一步完善了离婚制度,与破裂主义离婚原则共同构成我国离婚自由制度的完整内容,它对我国的社会生活及司法实践等方面均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所以,探讨和完善这一制度就具有了现实的意义。

一、离婚损害赔偿制度概述

(一)离婚损害赔偿制度的概念

我国婚姻法上所规定的离婚损害赔偿制度,是指夫妻一方因法定的严重过错行为而导致离婚,并对无过错方造成物质或精神损害时,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由上可以看出,这种离婚损害赔偿制度实际上是一种离因损害赔偿,其主要体现在离婚的后果是由过错配偶一方法定的重大过错造成的,即过错一方的过错行为是构成离婚原因之一的侵权行为时,另一方才可以请求因侵权行为而产生的损害赔偿。这些原因即是《婚姻法》第条所规定的四种情形重婚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实施家庭暴力虐待、遗弃家庭成员。如果离婚不是由这些法定的情形造成的,则另一方不能请求离婚损害赔偿。

(二)离婚损害赔偿的性质

关于离婚损害赔偿的性质,笔者认为,首先其在本质上是精神损害赔偿。婚姻是男女双方自由意志的结果,是在双方合意基础上的结合。成立以后的婚姻就决定了夫妻双方互相拥有配偶权,而配偶权是对人权和物权的统一形态。配偶中的任何一方如果侵犯了对方的配偶权,就是违反了夫妻之间的义务,也就是对配偶他方的损害。这种损害在本质上是一种精神损害。如果配偶中的一方实施了重婚、妍居、虐待或遗弃配偶另一方等违法行为而导致离婚后果的,必定会给受害方造成痛苦和创伤。现代民法中通常以实行抚慰金救济作为对精神痛苦的赔偿方式,我国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也明确规定了抚慰金的救济方式。抚慰金虽不能消除受害方的精神损害,但对于抚慰其受害心灵、减轻其痛苦却能起到一定作用,有利于恢复其身心健康,这也正是《婚姻法》确立离婚损害赔偿制度的本意所在。

其次,离婚损害赔偿制度又具有物质损害赔偿的性质。《婚姻法》第条所规定的损害赔偿的范围也包括相应的物质损失。举例来说,当配偶一方实施家庭暴力伤害了另一方的身体并因此导致了离婚时,受害方为治疗所花费的医药费、医疗费就是一种物质损失,这些损失显然应当包括在离婚损害赔偿的赔偿里面。有的学者提出,对于身体权、健康权的保护《民法通则》早有规定,且如果因上述权利受损失而要求赔偿,也不需要“导致离婚”这一构成要件,故认为离婚损害赔偿不是物质损害赔偿。

此种观点有待商榷。《婚姻法》之所以增加离婚损害赔偿制度,是与社会生活的变化相适应以期对受害方利益更好的保护。虽然《民法通则》对公民身体权、健康权等权利的保护早有了相关规定,但为给予受害者的合法权益更好的维护,对其因配偶他方的违法行为所遭受的物质损失也应当允许包括在离婚损害赔偿的诉讼请求中,而无须再以其他的诉讼理由来重新提起诉讼。

(三)我国离婚损害赔偿的法律规定

1.离婚损害赔偿制度的适用情形

离婚损害赔偿制度的适用情形是指在我国《婚姻法》第条中规定的无过错方得以请求损害赔偿的四种情形。也就是说只有在这四种情形发生并导致离婚的情况下,其无过错方才可以提起损害赔偿请求。这四种情形是:重婚、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家庭暴力、虐待、遗弃家庭成员。

2.离婚损害赔偿制度的构成要件

(1)违法行为

这里的违法行为即指《婚姻法》第条所规定的四种行为,即重婚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实施家庭暴力虐待与遗弃家庭成员。除此之外的其他违法行为,在离婚时概不承担离婚损害赔偿。

(2)因果关系

重大过错行为导致离婚后果是请求损害赔偿的需要因果关系。即配偶一方的重大过错行为是离婚的原因之一,即配偶一方的上述重大过错行为导致了离婚的事实,除外不能请求离婚损害请求。这里应该强调,即使配偶一方实施了法定的重大过错行为,但是并未发生离婚的后果,那么无过错方也不能以对方有重大过错为由提出离婚损害赔偿,即离婚损害赔偿只能在离婚的后果发生时才可以适用。

(3)损害事实

无损害即无赔偿,虽然配偶一方有过错行为,但是却没有造成损害的事实,则失去了损害赔偿的前提和基础。这里所说的损害,既包括物质上的损害,也包括非物质上的损害主要指精神损害。

(4)主观过错

行为人有过错是无过错方请求损害赔偿的前提条件。德国法学家耶林指出“使人负损害赔偿的,不是因为有损害,而是因为有过失,其道理就如同化学上之原则,使蜡烛燃烧的,不是光,而是氧一般的浅显明白。”

3.离婚损害赔偿的赔偿范围

从本质上讲,离婚损害赔偿实际上是一种精神损害赔偿,同时还包括了相应的物质损害赔偿。所以,受害方配偶可以向过错方配偶请求和精神的离婚损害赔偿要求,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1)精神损害赔偿

精神损害赔偿又可以称作非物质损害,它不象物质损失那样能直接计算出其损失的数额。精神损害的表现形式多种多样,如忧郁、绝望、怨恨、失意、悲伤、缺乏生气等等,其主要后果就是造成受害人的精神痛苦。同时,精神损害也应包括肉体上的痛苦在内,身体被伤害的同时所产生的肉体上的痛苦也属于离婚损害赔偿的范围。

(2)物质损害赔偿

物质损害指的是由于过错配偶一方的违法行为导致离婚而造成无过错配偶的财产损失,它可以分为直接损失和间接损失。直接损失指受害人的现有财产的减少或损坏,如配偶一方遗弃、虐待另一方,从而造成的身体上的伤害,而为此支出的医疗费和由于身体机能遭到破坏而减少的劳动能力、离婚的诉讼费用等间接损失指的是受害人预期可以得到的利益的丧失,也就是应当得到的利益由于对方的违法行为而没能获得,比如因为配偶身份的解除而使配偶另一方失去原以配偶身份可预期获得的财产收益等等。

二、我国现行离婚损害赔偿法律规定的不足

(一)离婚损害赔偿的适用情形狭窄

根据我国《婚姻法》第46条规定,无过错方对于重婚、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实施家庭暴力和遗弃、虐待家庭成员这四种重大过错行为有权请求损害赔偿。但在实际生活中,导致离婚中无过错方遭受损害的情形并不仅限于这四种,《婚姻法》所确定的范围过于狭窄,远不能包含离婚过错赔偿的范围。第条所列举的这四种过错行为难以涵盖所有对婚姻当事人造成损害的严重过错行为,如吸毒、缥娟、通奸、赌博、一方婚前故意隐瞒患有法律禁止结婚的疾病性病、精神病等等行为,均不属于离婚损害赔偿中的法定违法行为,但这些行为对当事人的伤害却是不可小视的,甚至会是造成离婚的主要原因。比如,当事人在婚前故意隐瞒患有法律上禁止结婚的疾病而使双方做出错误的意思表示与之结婚,必定会给双方造成严重的伤害,既有物质上的,又有精神上的,甚至伤害到子女及其他共同生活的近亲属的合法权益,像遗传性疾病的遗传、传染病的传染等。由此可以看出,《婚姻法》只把第46条规定的四种情形,即重婚、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实施家庭暴力、虐待与遗弃家庭成员确定为离婚损害赔偿的范围,无疑是立法技术上的不足。

(二)无过错方举证困难

在离婚损害赔偿诉讼中,举证问题往往占据着核心的地位,其重要性是显而易见的。然而我们也应当看到,在司法实践中,离婚损害赔偿的举证却是一个较为困难和复杂的问题,特别是在无过错方以过错方重婚、与他人同居等事由请求赔偿的问题中,举证会变得更加困难。不难看出,其主要原因在于,过错方与他人同居并非都采取公开的形式。相反,其往往采用秘密的手段,这使得无过错方既不知道又难于发现,无法取得证据。即使通过跟踪、捉奸、拍照等方法取得了一些线索和证据,也往往由于其合法性等原因得到不法院的支持而不被采用。基于此,为维护法律的尊严,维护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保护无过错方的合法权益,我们没有必要在举证责任问题上对无过错方要求苛刻,否则,离婚损害赔偿制度的立法宗旨和目的就难以实现。所以有必要在证据法上对此类证据的证据效力和采集方式作出特别的规定,既可以保护无过错方要求赔偿的权利,又能保护涉案人的隐私,同时也不会损害社会的公序良俗。

(三)离婚损害赔偿的范围过于不细化

现行《婚姻法》及最高人民的司法解释都对损害赔偿的适用条件和范围做出了规定,但均过于原则化,只是泛泛地谈到包括“物质损害赔偿和精神损害赔偿”,由于有欠详尽,导致司法实践中给案件的正理带来很大纷争,也因法官享有过多的自由裁量权而产生过多的随意性和不确定性,加之法官的法学修养和个人素质存在一定的差距,对案件的处理结果偏差很大,对同一个案子,处理的法官不同,得出的结论就会不同有的支持无过错方,而有的却恰恰相反。因此,有必要对离婚损害赔偿的范围进行准确的界定。

(四)离婚精神损害赔偿数额难以确定

现实中,由于离婚损害所造成的物质损害赔偿数额并不多,甚至微乎其微,所对对于受害方来说,更重要的是获得精神损害的赔偿。最高人民法院的两个司法解释为确定精神损害赔偿的数额提供了依据。精神损害赔偿解释》第10条规定,精神损害的赔偿数额根据侵权人的过错程度、侵害的手段、场合、行为方式等具体情节、侵权行为所造成的后果、侵权人的获利情况、侵权人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受诉法院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来确定。《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50条规定,精神损害赔偿金的数额可以根据侵权人的过错程度、侵权行为的具体情节、后果和影响来确定。尽管如此,由于法条规定仍过于原则化,缺乏可操作性,当事人的预期与法院的实际判决有较大的落差,所以,在司法实践中离婚精神损害赔偿的范围与抚慰金赔偿金数额的确定仍存在不少混乱。实践中法官拥有自由裁量权、作用空间很大。从其他国家的情况来看,由于精神的损害具有难以用金钱评价的性质,因此在算定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赔偿数额时,多采用综合各方面的因素进行斟酌的方法来确定,避免采用一刀切的标准,我国在此方法的立法也须有进一步的完善。

三、完善我国离婚损害赔偿制度的建议

(一)增加离婚损害赔偿的适用范围

在学界,大部分学者认为,离婚损害赔偿制度的适用范围仅限于这四种情形过于狭窄,应当适用扩大,特别是性质比较严重的通奸行为应当纳入到适用的情形之中。笔者对此也持赞成态度,原因在于,审判实践中因通奸而引起的离婚诉讼可能比重婚等情形引起的离婚案件要多,将此行为列入离婚损害赔偿的适用范围,对于保护无过错方的利益会更有利。首先,从离婚损害赔偿制度的立法本意上来看,应将通奸纳入到其范围。离婚损害赔偿制度是针对因重大过错行为导致离婚结果的制度,从这点出发,只要行为人实施了过错行为,且这一行为达到一定程度,便应对另一方予以赔偿。

笔者认为,除通奸行为应当纳入到离婚损害赔偿的情形之中外,以下的重大过错行为也应列入损害赔偿的情形当中。一方卖淫或缥娟的。卖淫或缥娟行为是对社会道德风气的败坏。如果配偶一方有此行为,往往就会严重侵害另一方的名誉,使其在精神上遭受到重大创伤。鉴于此,如果离婚是由配偶中的一方的卖淫或缥娟行为造成的,无过错方应当可以请求离婚损害赔偿。一方因故意犯罪被判处刑罚处罚的。如果夫妻关系的破裂是由于配偶一方因故意犯罪被判处刑罚处罚造成的,同样会给配偶他方造成精神上的损害,这样的损害与《婚姻法》条所列举的四种情形并无程度上的差异,此种情形如不要求赔偿,则受害配偶的合法权益就难以得到保护,法律的公平与正义就得不到体现。有杀害对方意图的。意图杀害对方的行为更是严重地威胁到了对方的生命安全,是夫妻冲突中最为严重的情形。相对于其它行为,受害配偶所受到的精神痛苦更是巨大。所以,如果离婚是由此造成的,应当允许受害方请求离婚损害赔偿。配偶一方的婚外性行为导致性病传播并严重损害配偶身体健康的或一方婚前有病,婚后传染对方的。这是过错方在主观上的故意欺诈或隐瞒,既侵犯了他方的身体健康,又造成了他方精神上的巨大痛苦,如果因此离婚,理应获得损害赔偿。综上所述,对违背忠实原则的其他过错行为引起婚姻关系破裂的,宜灵活适用法律和道德手段进行调整,对其他情节和影响严重的重大过错行为也应适用离婚损害赔偿制度,使忠实原则向离婚损害赔偿制度适当渗透,以体现法律的公平性和裁判的公正性。

(二)完善离婚损害赔偿举证责任之规定

1.对于无过错方私人的取证应当给予法律上的确认

无过错配偶方为取得证明另一方有赔偿责任的证据,无论是自行偷拍还是委托私人侦探的照片或录像资料,应当在法律上确认其合法性。但有一个前提,即通过这样方式取得的证据,不得侵犯第三者的隐私权益,也不得危害到社会的公序良俗。基于此,笔者认为,对于私人的取证应当区别对待。

首先,在自家所获取的录像、录音及捉奸在床的证据应予采纳。在诉讼过程中,利用“捉奸在床”的获得的证明对方不忠的证据为数不少。笔者认为,只要行为不过激,也未对第三者进行人身侮辱,并且该证据只用于庭审举证,那么这样的证据就应当认定为合法有效。

其次,如果录音、录像、床上捉奸的资料是在他人家取得的,则构成侵权,这样所获得的证据不应采纳。因为公民的名誉权和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无过错方调查过错方不忠的证据无可厚非,但其行为的方式应当合乎法律的规定。即使是因为获取证据,私闯他人住宅的行为也己经触犯了我国的法律,这样非法取得的证据当然无效,并且该行为还侵害了第三者的合法权利,给第三者造成了精神损害,甚至还会给第三者造成身体损害和财产损害。因此,这样的证据不能采纳。

第三,对于在公共场所所取得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采纳。如果过错方与第三者是在公共场所过于亲密,说明此时行为人自己已经放弃了隐私权,所以,在公共场所的拍照或是录音、录像,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该证据合法有效而予以采纳。

2.应降低对无过错方的举证要求,适当采用过错推定原则

在离婚损害赔偿诉讼中,处于弱势地位的往往是受害方,其获得证据来指责对方的难度较大。因此,要想真正发挥该制度对受害方的保护作用,适当降低对无过错方的举证要求是必要的。基于此,应当对无过错方的举证责任条件适当放宽,在特定的情况下实行过错推定的原则即举证责任倒置。过错推定,是指为了保护受害人或相对人的合法权益,法律规定行为人只有在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情况下,才可以不承担责任。原因在于,婚姻过错行为绝大多数都处在隐秘状态,现场基本无第三人,对于无过错方更是难于知晓。离婚诉讼中,当无过错方提出损害赔偿时,按照民事诉讼中“谁主张,谁举证”的证据规则,承担举证责任的就是无过错方,但他们往往难以收集到此类相关证据。所以,应当根据具体的情况,从证据规则入手,作一些适当变通的规定。例如,当无过错方收集到表明对方有过错的证据,但不够充分的时候,就可以考虑适用过错推定原则。由于婚外关系的隐蔽性,使得无过错方难以举证,甚至可以因侵犯隐私权受到追究,即使获得了证据,也可能因为获取手段不合法而被拒绝采用,这使离婚损害赔偿度难以实现其应有的作用和价值,甚至还有可能引起负面影响。而过错推定原则的适用,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使得对受害方的救济与保护得到实现。例如,当配偶中的一方经常无故夜不归宿时,另一方如指责其与第三者同居并据此提出离婚损害赔偿时,就由被指责的一方承担证明自己夜不归宿的理由,如果举证不能或证据不够充分,则可推定其有过错,就应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

3.充分发挥其它合法证据的作用

我国《婚姻法》第条规定“实施家庭暴力或虐待家庭成员,受害人有权提出请求,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以及所在单位应当予以劝阻、调解。对正在实施的家庭暴力,受害人有权提出请求,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应当予以劝阻公安机关应当予以制止。实施家庭暴力或虐待家庭成员,受害人提出请求的,公安机关应当依照治安管理处罚的法律规定予以行政处罚。”第条规定“对遗弃家庭成员,受害人有权提出请求,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以及所在单位应当予以劝阻、调解。对遗弃家庭成员,受害人提出请求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做出支付扶养费、抚养费、赡养费的判决。”第条规定“对重婚的,对实施家庭暴力或虐待、遗弃家庭成员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受害人可以依照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向人民法院自诉公安机关应当依法侦查,人民检察院应当依法提起公诉。”由上可见,村民委员会、居民委员会以及当事人所在单位都负有协助受害人的义务,当然就可以帮助受害人举证。特别是公安机关,它有职责保护受害者,惩戒过错方,其所收集到的证据更可以作为受害方指证过错方最有力的证据。此外,若当事人因以自身的力量难以获取证据,而申请人民法院协助取证时,人民法院经审查属实的,应当依申请而协助调查取证。

(三)规制离婚精神损害赔偿数额

从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实际情况来年看,在确定精神损害抚慰金的时候,考虑到精神损害具有难以用金钱衡量的性质,所以多采用综合各方面因素进行斟酌的方法来确定,避免采用一刀切标准。在确定离婚精神损害赔偿金时,建议通过借鉴国外立法并结合我国的具体国情,综合考虑以下因素进行判定侵权动机。侵权人的主观动机能暴露出其主观恶意的程度,举例来说,为了达到离婚目的而故意侵害配偶与第三者介入后而提出离婚两者相比较,显然前者的主观恶意大,自然赔偿的数额就加大。

1.过错程度。过错方的过错程度和受害方所受的精神伤害和精神痛苦是直接相关的。从过错程度来确定抚慰金的数额,主要考虑的是侵害方的过错程度和具体的侵权情节。严重的过错更容易使受害方受到更大的伤害,因此应酌情增加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赔偿数额同样,如果过错方的过失轻微,得到受害方的谅解和容忍,则可以适当减少抚慰金的数额。此外,过错方的具体侵权情节也是确定离婚精神损害赔偿金数额不可缺少的因素。比如,与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相比,重婚行为的情节就更严重,所以具有重婚情节的过错方所承担的离婚精神损害赔偿金的数额就应当比较高。

2.侵害的程度与类型。根据《婚姻法》的规定,按照侵害类型与侵害程度的不同,精神损害赔偿数额的评定标准分为两类:一类是侵害精神性人格权的评定标准,主要指重婚和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行为。对这类行为和评定,除包括六因素等法定的斟酌情形外,还应兼采在审判实践中总结出来的其它情形。在确定精神损害赔偿抚慰金的赔偿数额时,法官就基于法律事实,按照通常的事理、情理和法理,依靠法官的自由心证与自由裁量来评价和确定具体的赔偿金额。第二类是侵犯物质性人格权的评定标准,主要指家庭暴力、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行为。这类行为又可分两种情况如因家庭暴力、虐待、遗弃致人伤残、死亡的,则可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的规定,除赔偿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之外,还可以请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如因家庭暴力、虐待、遗弃未致受害人伤残、死亡的,由于这类损害不能赔偿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所以可参照侵害精神人格权的评定方法来确定具体的赔偿数额。确定精神损害赔偿金的数额应尽量客观化,须注意正确区分犯罪行为与严重侵权行为的关系。有一种片面化的观点,往往认为犯罪的侵权行为所造成的损害必定要大于未构成犯罪的侵权行为。依照对受害人侵害程度的不同,可以将侵权行为分为严重侵权行为和一般侵权行为,严重侵权行为造成的精神损害必然大于一般侵权行为。严重侵权行为按照是否构成犯罪,又可分为构成犯罪的侵权行为和未构成犯罪的侵权行为。两个因素决定了某种侵权行为是否构成犯罪一是该行为的危害程度是否应当受到刑罚处罚,二是刑法对该种行为是否规定为犯罪。就前者来说,犯罪造成的损害结果必然大于未构成犯罪的侵权行为就后者来说,由于该为未被刑法规定为犯罪的原因有多种,而对于精神损害的评定应依附于侵害行为对受害人的损害,所以未被刑法规定为犯罪的严重侵权行为所造成的在未必比构成犯罪的严重侵权行为造成的损害小。比如长期为配偶所知的与他人同居的行为给配偶造成的精神损害就大于不为配偶所知的重婚行为。刑罚的目的仅仅在于阻止罪犯再重新侵害公民,并规诫其他人不要重蹈覆辙。刑罚的轻重,既是对犯罪人的主观恶性等法定和酌定量刑情节的评价,更是对犯罪行为对被害人侵害程度的评价。综上所述,对于精神损害的评价必须依附于受害人实际遭受到的损害,如果只以是否犯罪或是刑罚的轻重作为衡量精神损害大小的标准,难免会有偏颇。

3.损害后果。离婚过错方对受害人精神上的损害程度和后果会对受害人离婚后的工作和生活产生一定的影响,这是确定损害赔偿数额的重要依据。一方面,如果侵权人的侵权行为未造成严重危害,赔偿数额不宜过高另一方面,如果受害人因侵权行为在心理上遭受到较重的伤害如精神恍惚、忧郁精神分裂或患其它精神病不思睡眠和饮食影响工作和学习有自杀倾向等等。因其离婚后社会评价降低、无生活来源、再婚比较困难的,则应相应增加赔偿的数额。

4.结婚时间。婚姻的本质决定了男女双方共同生活、共同承担一定的家庭责任。夫妻双方结婚时间的长短,受害人对家庭或其配偶的贡献是不一样的。在婚姻存续期间,双方对另一方和家庭进行了感情和经济上的投入,并承担相应的家务劳动。婚后一个月离婚和结婚几年甚至几十年离婚,当事人所遭受到的损害当然不会相同。在现实中,往往是夫妻中的女方,承担了大量的甚至全部的家务劳动,几乎把全部的精力和青春奉献给了配偶和家庭。所以,结婚时间长和对家庭贡献较大的,应当相对提高赔偿的数额。

5.经济因素。这里应当主要考虑当地的经济状况和赔偿义务人的经济承受能力。首先是要按照当地的生活水平合情合理地确定赔偿数额,生活水平高的则多赔,生活水平低的则适当少赔。其次是考虑侵权行为人的经济承受能力,这里要根据具体的情况确定一个既让受害方认可,又能使侵权人有能力承担的数额,以便于判决的执行。其原则是既要能抚慰受害人又能达到惩治过错方的目的。

综上所述,在确定精神损害赔偿的数额时,应当采取综合法,由法官综合各种实际情形,综合衡量过错方的侵权动机、过错程度、侵害的程度与类型、损害后果、结婚时间长短及双方的经济负担能力以及经济状况和受害人的经济状况等诸多因素,来合理确定应当的数额。

该篇范文(全文共有9536个字)完全免费阅读或下载全文。香当网为全国范文类知名网站,每一篇范文均为原创WORD文档,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稍作修改便可使用,即刻完成写稿任务。阅读与下载全文:
点此阅读该doc格式WORD文档全文--- 点此下载该doc格式WORD文档全文




©2005-2016 www.xiangdang.net, all rights reserve
·关于香当 ·联系我们 ·常见问题 · 关于版权 ·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